首页

第79章 正^_文_^完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求婚:我的人生从你开始

    宋棠到咖啡厅时黎辛已经等着了,  两个月不见,对方看上去苍白疲累了些,不过似乎也轻松许多。

    黎辛叹了口气,  道:“以前的事情我很抱歉,  确实给你带来了一些困扰,  你放心,最近我已经把该处理的工作处理了,会把国内的业务交给公司其他人负责,我下个月就走,以后应该很少回来了。”

    宋棠抿了口咖啡,缓了下,  道:“祝一切顺利。”

    除了方鹤宁,  他们之间没其他可聊的。

    黎辛看着冷淡的宋棠,  这位宋总裁冷归冷,  但性格确实好,气质干净纯粹,对别人一概冷淡,  对自己的爱人却温和体贴。

    那期综艺他看过,  宋棠在方鹤宁面前是温软的,会害羞、会粘人、会不动声色地撒娇,没人能拒绝这样的「区别对待」。

    况且宋棠跟方鹤宁的性情十分契合。

    他开口道:“你跟鹤宁确实般配,  其他我就不说了,  你们以后好好的,  我这段无疾而终的感情就算是没有遗憾。”

    宋棠放下咖啡杯,音色一样透着冷淡,“我跟鹤宁的感情只和我们有关,  以后大家好自为之。”

    对觊觎他老攻的人,  他没什么十分好的态度。

    黎辛失笑,神情放松,放下了某些东西他确实感觉轻快了,“聊聊鹤宁吧,他小时候跟现在相比差别很大,早几年挺乖的,他各方面都有天赋,学习好,小提琴演奏得好,我清楚他那么努力是想获得父母的认可,然而事与愿违。”

    “后来,大概是十岁出头的时候,他突然就开始排斥父母了,还是一如既往的优秀,但很少笑,有点阴郁,不大爱说话,具体的情况我不清楚,失联后重新联系上时,他就已经是那个传闻中不近人情的方总裁了。”

    “实际相处中他对很多东西不感兴趣,相当淡漠,但其实没有传闻中那么夸张。不过不管怎么说,现在终于好了。”

    “宋棠,跟你在一起他比原来好很多,非常明显能感觉出来的那种好。”

    说到这儿他顿了下,随后道:“他的自毁倾向在遇到你之后没有了,我承认我嫉妒你,但现在我只是羡慕、只是庆幸。”

    “他要的我给不了。”

    “如果没有遇见你,我不知道他现在会怎么样,还好,就像他说的,没有如果、没有假设,你们确确实实相遇并且在一起了。”

    单就宋棠的气质就独一无二,是无人可替代的独一份儿。

    闻言,宋棠沉默了会儿,如果没有遇见他,大概方鹤宁真的会是原书中的自毁结局了。

    他没说其他的,只回道:“同样的,我想要的只有他能给,你们避之唯恐不及的、心有忌惮的,恰恰是吸引我的地方。”

    如果不是这样的决绝彻底,就他社恐的性格,别说走到今天了,在感情上他连第一步都很难迈出去。

    黎辛不否认,这叫什么?只能说人家俩是天生一对,注定要在一起的,换了别的谁都不行,只有彼此是合适的,唯一最合适。

    今天以后他就甘心了。

    又聊了会儿,大多是黎辛在说,宋棠在听,差不多了之后两人又再次陷入沉默。

    最后,黎辛看向宋棠,释然地笑道:“别的我没什么可说的了,我对他的了解可能确实不是很多。”

    回想起刚才听到的,宋棠心里挺不是滋味。

    方鹤宁现在是不在乎父母,但那么小的孩子肯定是在乎的,很在乎,非常在乎。

    他调整了下心情,道:“无论如何,谢谢你跟我说这些。”

    黎辛摇了摇头,“真正该说谢谢的人是我,一来他跟你在一起很好,二来……这段都没开始的暗恋是时候该放下了。”

    宋棠了然,黎辛出国这其实对大家都好。

    在对方表示要再坐会儿时,他利落地告别离开,提起打包好的盒子,一路往前走没再回头。

    过去已矣,方鹤宁已经给了他最好的。

    能相遇,能相爱,他为此感到满足并倍感珍惜。

    他这边正情绪复杂,有些微出神,走出咖啡厅迎面猛不丁就看见了靠在车边的熟悉身影,他愣了一瞬,随即反应过来。

    宋棠脚步不停,径直走到车边,稍微抬高手,“我买了甜点,是他们主打的红丝绒慕斯蛋糕,还有两份曲奇,我已经叮嘱梁英准备咖啡了,方先生,下午茶,要不要?”

    方鹤宁揽着宋棠的肩,声音里带着笑意,“当然要,美人相邀,我荣幸之至。”

    说着,他带着宋棠走到车边,帮人打开了副驾车门,驾轻就熟地给对方扣上安全带,走回驾驶座时他瞥了眼咖啡厅的方向,神色淡然。

    关于黎辛,他们默契地都没再提起。

    不必提。

    回到办公室,两人在落地窗边的小圆桌边坐下,梁英除了准备咖啡还备了水果拼盘。

    宋棠一边拆蛋糕包装盒,一边道:“之前你说想了解我的父母,那时候我还没意识到你在暗示什么,现在……你想了解,我可以讲给你听,只是他们走得早,我自己这方面的记忆并不多。”

    方鹤宁注视着爱人的双眼,那双明亮通透的琥珀眼里是坦然与安定,他欣然应道:“好。”

    宋棠端起咖啡喝了两口,缓缓道:“我父母感情很好,那时候我在想,将来我也想拥有这样的爱情,相互认可、了解、珍惜。但是我跟父母相处的时间并不多,我六岁时,他们……就在一次私人飞机的失事中……离开了。”

    “那次你去国外参加颁奖典礼,我不去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个。”

    方鹤宁微皱起眉,宋棠提起父母时是平静坦然的。

    他握住对方放在桌上的手,轻轻摩挲着,道:“他们的为人和彼此之间的感情一定很好,从你身上就能看出来,我很感谢他们将你带到了世上,并且给了你明亮的人生底色。”

    不难猜出宋棠的社恐跟父母离世后的经历有关,但正是因为父母所奠定的东西,所以尽管社恐,宋棠的气质和性情都是很好的。

    宋棠一样感激父母,确实是方鹤宁说的,即便只有短短六年,但父母已经给了他很多,让他足够去面对余下的人生。

    他的眼神柔和,没有冰冷淡漠,也没有难过悲伤,对后面叔婶和堂弟的刁难简单几句带过,左右不是什么重要的人。

    宋棠说得简略,方鹤宁却十分清楚。

    虚伪叔婶明里暗里的挤兑,嚣张跋扈堂弟带头的排挤,对年幼的宋棠来说堪称灾难,向外得不到孩子应有的关心,久而久之变得内敛,甚至导致社恐,不难理解。

    想到这儿,他对那家人越发厌恶,并再次庆幸宋棠有一对好父母。

    不然在那样糟糕又压抑的环境里长大,怎么可能还保有现在这样干净纯粹的品性。

    宋棠对生活的乐观与热爱,是与父母的言传身教息息相关的。

    他起身把原本面对面的椅子挪到了宋棠身边,重新坐下后将人搂进怀里,低声道:“那些已经过去了,以后你有我。”

    宋棠偏头贴在方鹤宁耳际,无声地弯起唇角,“当然。”

    曾经不敢期望的,方鹤宁全都给了他,甚至比他设想的还要好,好出许多许多。

    因为有方鹤宁在身边,因为对方给了他足够多,让他能够原谅叔婶一家的刁难和算计,甚至是原谅那场导致他死亡、继而穿越的车祸。

    他回抱住方鹤宁,略缓了下情绪,道:“也跟我讲讲你小时候的事情好不好?”

    方鹤宁顿了下,松开手。

    他拿起叉子切了块儿蛋糕喂给宋棠,语气淡定中夹杂着一丝漠然,“我没什么好说的,他俩各玩儿各,父母的存在对我来讲约等于无。”

    宋棠微叹了口气,他就知道,问方鹤宁肯定会被三言两语带过。

    方明石和于文俪这对夫妻……不配当父母,方鹤宁不想说,不是不愿意,而是真的没一点感情和留念,甚至连原有的一点记忆都在逐渐淡去。

    连一丁丁点的念想都没有。

    说起来这两人最近倒是有联系过,但方鹤宁依旧是回绝的态度,到了今天,他自然不会对方明石两人的乞求动摇。

    还是那句话,以后的人生山高路远,彼此相安无事就是最好的。

    沉默了会儿,他往方鹤宁那边靠了靠,手臂贴着手臂,道:“等公司上市忙完了,我想学学烘焙,学会了就给你做蛋糕,生日蛋糕,好不好?能赶得上你今年生日。”

    “今年、明年、后年,从今往后的每一年,我要承包你的生日蛋糕。”

    方鹤宁顿了顿,生日?12岁之前他还有个生日蛋糕,父母不记得——就算记得也不会回家,管家他们却还是记得准备的。

    12岁之后是他自己拒绝了。

    他扫了眼桌上的蛋糕,微勾起唇角,也是,今天之前宋棠没主动买过甜点。

    不管是之前他跟方明石、于文俪说的话表现出了什么,还是黎辛说了什么,都没关系,爱人的这份心意他是珍惜的。

    他偏过头在宋棠侧脸上轻吻了下,随后贴在对方耳边,答应道:“好,我很期待。”

    宋棠微微红了耳根,凑这么近说话分明就是在撩拨他嘛,可偏偏他到现在了都没办法保持十足淡定。

    他轻推开方鹤宁,拿了块儿巧克力曲奇喂到对方嘴边,“尝尝。”

    方鹤宁对宋棠的情绪波动了然于心,并不戳破,索性靠在对方肩头,亲亲抱抱又贴贴,终于得偿所愿被喂着吃了下午茶,更重要的是收获了一枚耳根红红、眼睛都开始泛出一层水润的糖果儿。

    这天之后宋棠还是一如既往地忙,随着敲钟上市的时间日益临近,更是忙得连觉都睡不够了。

    而方鹤宁没像前段时间那样粘着他、陪他加班,他问了一次,对方只说最近在忙一个智能科技方面的项目,他没再多问,应该是之前收购的那家公司?

    左右他相信方鹤宁,对方肯定不会背着他胡搞什么,确定了两人忙完的时间差不多,他就又专注于最后一部分工作了,等都忙完就能闲下来,相处的时间就多了,甚至还能考虑给自己放个假。

    这段时间忙,他多少是有忽略方鹤宁的,而且他自己一样想多跟对方待在一起。

    七月初,一切安排妥当,敲钟仪式前一天晚上,许久没出现社恐症状的宋棠,发觉自己又开始紧张了,只是这紧张里多少有些兴奋。

    晚餐后,方鹤宁又是哄又是磨蹭地把方棠扯进了浴室……一块儿泡澡,当然,这个时候他不会做什么。

    宋棠紧绷的情绪在热水和爱人的怀抱中,慢慢松缓下来,他仰靠在身后人怀里,回想起刚穿越的时候,不觉有些恍惚,当时的慌乱无措、无望的忧虑,好像就在昨天。

    方鹤宁揽着宋棠,瞧出对方出神就轻声问道:“在想什么?”

    宋棠抬起手,看着中指上的戒指,喃喃道:“想着时间过得真快,想着生活能一直这么下去就好了,这么好……就像是做梦一样。”

    方鹤宁轻笑了声,吻了吻宋棠的耳廓,在对方偏过头时回道:“说什么傻话,不是梦,你能看到我,听到我的声音,触摸到我,宝贝,这可不是梦。”

    宋棠跟着笑了笑,“我只是觉得现在太好了,好的出乎我的预料,以前我根本不敢肖想。”

    方鹤宁扣住宋棠的手,两只同款式的戒指碰在一起,在浴室暖色调的灯光中闪着熠熠的光。

    他贴在怀里人耳边,道:“现在已经太好了?明天会更好,以后会比现在还要好。”

    宋棠顿了下,轻却郑重地应了声,是,以后一定会更好,有爱的人在身边,一定会更好、更好。

    跟方鹤宁贴贴着,被哄着半天,他这晚上总算是睡了个好觉,第二天早上临出门前对方还帮他打了领带。

    看着两人身上颜色有深浅差异、款式里暗藏玄机的西装,他缓了口气,之前定做的西装倒是正好赶上今天的场合。

    方鹤宁最后理了下宋棠的衬衣领口,安抚道:“别担心,我会一直看着你的,你的才华与勤勉值得今天的一切,值得大家的掌声与喝彩。”

    “还有,等仪式结束我有个惊喜要给你。”

    宋棠定了定神,没去问惊喜是什么,惊喜自然要留到对方准备好了拿出来的时候,才称得上是惊喜。

    不管怎么说,方鹤宁在身边,他心里就安定。

    宋棠一路上把腹稿重复了无数遍,他依旧对公开发言有些紧张,但不至于像以前一样直接触发社恐,连呼吸都跟不上了。

    方鹤宁并不打扰宋棠,从下车到入场一直陪在对方身边,他对宋棠有信心,对方的情绪如何他是清楚的。

    临上台前,宋棠又看了眼跟他并列坐在第一排的方鹤宁,对方神色温和,眼神温柔、包容、专注,被这么注视着,他心底的焦灼慢慢平缓了下来。

    一颗心安定了。

    走上台接过话筒,他看向坐在台下的方鹤宁,在七八秒钟的沉默后稳声开口。

    方鹤宁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宋棠身上,看着对方沉稳镇定又大方自然地做这番讲话,不由得勾起唇角。

    这么优秀的人是属于他的。

    宋棠足够好,好到他愿意看着这个人站在万众瞩目的场合里,接受每个人欣赏与赞叹的眼光,而不是真的藏起来只有自己能看到。

    他的爱人就应该站在星光熠熠中,得到大众的认可。

    从接手宋氏公司时的烂摊子到现在,不到两年时间,宋棠不仅剔除了公司内部的弊病,快速实现了盈利。

    如今公司上市更是迈进了一个更广阔的天地,未来还长,他毫不怀疑宋棠能走得更高、更远。

    对方值得好的一切。

    宋棠多少还是紧张,等到敲完钟公司挂牌开市,合完影后他才终于松了口气,看向方鹤宁,四目相对,这一刻无需多言。

    中午两人在外面的餐厅吃过午餐,之后一起回了宋氏公司,把交易所这边交给了副总盯着。

    看着股票价格一路攀升,一直到下午收盘闭市,面对翻了将近十倍的股价,宋棠高兴自然是高兴的,同时也感受到了压力。

    方鹤宁从后面把人揽进怀里,靠在对方肩上,轻笑道:“放手去做,我已经开始期待年底的财报了,那些唱衰的就欠被狠狠打脸。”

    宋棠不置可否,“这个价格收盘跟你不无关系,我明白,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那些人看笑话的。”

    他多少肯定有沾方鹤宁的光,可他们之间不说这个,见外了。

    他需要做的是做好公司的经营,对得起方鹤宁的信任,并且让那些逼逼叨的人彻底闭嘴。

    方鹤宁在宋棠耳边吻了下,“我相信你。”

    宋棠微垂下眼,他握住方鹤宁搂在他腰间的手,眼里满是笑意,来日方长呢。

    天色已经黑了,他收拾完东西刚准备叫上方鹤宁一起回家,好好做顿晚餐,再开一瓶红酒,今天这日子当然是要庆祝下。

    然而只是一转眼的工夫,他再抬眼时人就没影了。

    他略皱起眉,还没来得及发消息问情况,梁英敲门进来,递给他一个十二三厘米长的白色小信封,上面有月光泡泡的花朵暗纹,说是方鹤宁叮嘱让交给他的。

    他疑惑地拆开磨砂的信封,里面是一张明信片,正面绘制了城市地图,中心点正是方鹤宁表白的那家顶楼餐厅。

    他把明信片翻过来,背面只有一句话,是他熟悉的笔迹——

    「我等你」。

    想起方鹤宁早上说的惊喜,宋棠的唇角没忍住往上翘了翘,特意选择这个非常有纪念意义的地方,他开始期待对方在打什么主意了。

    等他到的时候,天已经黑尽。

    一楼大厅门口的一个机器人怀里正捧着一大束花,月光泡泡、切花向日葵、香槟玫瑰,都是他偏好的。

    他接过机器人递来的花,看着眼前半人高的小机器人,乐了,但还是绷住了没笑出来——好么,这简直就是垂耳兔成了精。

    跟公寓里他原本的那只长得一模一样,做工非常精巧,捏一捏耳朵,手感也相当逼真。

    垂耳兔兔把爪爪伸过来时,他忍住笑牵住了对方的手,跟着小机器人一路进了电梯、上了顶楼。

    意料之中的,空无一人。

    他放下花,松开机器人的爪爪,慢步走到栏杆边,眺望着远处被景观灯环绕的人工湖,扬声道:“还不出来?再不出来我就……”

    他话音还没落就被带进了一个怀抱,后背撞在方鹤宁胸膛上,是他熟悉的温度。

    他无声地笑了笑,“这儿确实挺有纪念意义,那只兔子哪儿来的?如果我猜的没错,你前段时间收购的那家科技公司?”

    方鹤宁收紧手臂,用一声笑当做回答,随即贴在宋棠耳边,道:“三、二、一,宝贝,这是送给你的。”

    宋棠还没反应过来这是在倒数什么,随着方鹤宁的话音落下,一阵机器运转的嗡嗡声,还有风被搅动的破空声响起,很近又很远——

    近处就在这个顶楼餐厅,远处则在附近一圈高楼的楼顶上。

    渐次亮起的灯光就是最好的指引。

    是无人机。

    宋棠怔怔地睁大了眼,望着从各个楼顶上起飞的无人机群,根本不用数也数不清,一眼望去足以上万计。

    像一片萤火虫从钢铁丛林里起飞。

    瑰丽的黄色灯光明朗可爱,一点不刺眼,像秋日暖融融的阳光。

    这些光升到空中后又宛如灿烂的星子,最终在城市的上空汇聚成了一片广袤璀璨的星河。

    其后在小提琴协奏曲中,无人机矩阵不断变换着队形和灯光颜色,以夜幕为纸,呈现出了一幕幕他熟悉的场景和事物。

    从一瓶插花到一副衍纸作品,从一把小提琴到一只垂耳兔……

    从他社恐发作找到剧组时的那个拥抱和贴贴,到方鹤宁第一次接直播访谈时的表白,从单独在影院看电影的他,到最后他进入电影镜头时的惊慌一瞥,还有一起走过的红毯,公寓摆满花草的露台……

    是他们的一路走来。

    宋棠看着这场无人机表演,眼眶酸涩。

    他不关心这样的高调会以怎么样的迅速窜上热搜,也不关心大众会如何猜测某些物件到底有什么含义,他只关心——

    将他拥在怀里的这个人和对方的心意。

    音乐行至尾声,无人机矩阵呈现出最后一幅画面,是他们两人额头相贴的侧面,还有一行字。

    「我们结婚吧」。

    宋棠看着空中两人由紫蓝色光点勾勒出的身影,还有那行字,喉咙有几分酸涩,惊喜原来是求婚啊。

    他下意识扣住方鹤宁的小臂,是止不住的颤抖,然而这时他才发现,对方翻开的手掌里正躺着两枚闪着碎光的对戒。

    亮面与暗些的磨砂面相得益彰,款式极简却不简单,在隐约能看到的戒指内圈,镌刻着他们两人的名字,还有一句「吾爱」。

    方鹤宁的声音里带着轻缓的笑,问道:“我们结婚吧,好不好?你点头,明天一早我们就去领证。”

    宋棠却颤抖着声音,说不出完整的话来,“我……我没想到……”

    “我并不在乎结不结婚,我们的感情更不需要那一纸证书来证明、来保障,但是该有的仪式感还是要有,宝贝,你想要的我都愿意翻了倍地给你。”

    宋棠听着耳边徐徐诉说着爱意的声音,心头滚烫。

    安全感哪里来的?

    不是结婚,不是结婚证,而是方鹤宁呈给他的这片炽烈的爱意。

    宋棠沉默着,方鹤宁并不催促,而是拿起给宋棠的那只戒指,调整了下角度,将里侧展示给对方看,“我把户口从方家迁出来了,同时改了名字,「方暄」属于过去,「方鹤宁」才是我的现在和未来。”

    “我的人生是从遇见你开始的。”

    “遇见你以前的那些都不重要,遇见你之后,我的人生才有意义,真正属于我自己的人生才开始。”

    “宋棠,你决定好了要陪我一起走这条长路吗?”

    宋棠听着,眼里水光颤动,眨了好几下才把那层湿润眨回去,他想稳住声音,努力半天却是徒劳,索性不忍了,开口应道:“决定好了。”

    宋棠的声音里有明显的哽咽。

    方鹤宁展开对方的手指,举起刻着自己名字的那只戒指,继续问道:“那么,我们结婚吧,好不好?”

    “好。”

    宋棠没法不答应,即便没有这场盛大的无人机灯光表演,只要方鹤宁一句话,他就愿意,最打动他的永远不是外物,而是这个人本身。

    听到确切回答,方鹤宁终于轻笑了声,取走了那枚中指上的戒指,将求婚戒指戴在了宋棠的无名指上。

    在对方给他戴上戒指后,他顺势握住了那只手,看着依偎在一起的两枚戒指,道:“圈住了就是我的,没有反悔的余地。”

    宋棠这次应得干脆利落毫不迟疑,“自然,我没打算要余地。”

    他一边说着一边在方鹤宁怀里转过身,话音一落就直接吻了上去。

    此时此刻,他想要一个吻。

    方鹤宁加深了这个吻,他和他的爱人、他想要相伴一生的伴侣,在璀璨的星河下拥抱、亲吻,交付彼此的一生,选择了,他们都没想着后悔。

    在他们的感情里只有彻底与决绝,没有后路、没有余地。

    一吻结束,宋棠靠在方鹤宁怀里,眼里是满足的笑意。

    一本书又如何?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他们已经走出了新的路,前方等着他们的还有崭新崭新的未来。

    星河绚烂,前路坦荡。

    和他的爱人在一起,万事尽可期待。

    正文·  End;

    作者有话说:

    正文到这里就完结啦-感谢宝贝们一路的陪伴,撒花、贴贴!从大家的反馈里也get了一些,后面会努力加油进步哒——

    躺平任rua,求个作者收藏mua——

    番外缓两天开更,番外一承接正文结尾,没回收的一点伏笔会放在这儿-后面是几个独立番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