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89章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小猫咪抱头流泪

    两个星期过的很快,  余一周从一开始坚持要一个人睡一间房,然后垂涎沈晏华身上的灵气,最后屈服于现实,  抱着自己最喜欢的猫猫抱枕霸占了主卧两米宽的大床。

    本来他打算玩个一星期就回C市的,  但是没想到他的小尾巴有愈变愈大的趋势,就算亲亲抱抱也只能缓解酸麻。

    治标不治本。

    余一周特意跟姥姥姥爷打了视频电话,说他要在同学家住一个月。

    倒是顾春甫和邓子经常找他想让他快点回去,说想念酒吧里的钢管小天后,  不然他们打扑克都三缺一。

    ……

    那条信息发过来的时候,他尾巴难受的正厉害,  再加上尾骨敏感又酸痛,  这两天在家穿的都是沈晏华的衬衫和T恤,他比他高了快一个头,身材也宽阔,  导致他穿上就跟小孩穿了大人的衣服一样,  只露出两截细皮嫩肉的腿。

    内裤也迫不得已都用剪刀剪出来个大洞,  方便他的尾巴活动。

    系统根据他的健康情况,颁布了每日任务:接吻3分钟缓解十分钟——

    以至于余一周现在都养成了习惯,只要尾巴开始痛,  他就要坐在沈晏华的大腿上凑过去脸要亲亲。

    沈晏华穿着宝蓝色的丝绸睡衣正在审批计划书,  看见立在一旁的乖巧少年,长臂一揽,把人抓在腿上牢牢扣在怀里,  余一周的腰很细,细到他一只手能握满,  瘦而不柴,  摸在手里有种韧韧的滑劲。

    “你摸什么?”余一周揪着沈晏华胸前的衣襟,  柔软的唇瓣磕在沈晏华光洁的下巴上,他被摸的一软,只好耷拉着脑袋抱紧沈晏华的脖子。

    他觉得沈晏华是故意的,每次都是这样,他就不能稍微照顾一下他的身高,低一下头嘛?

    余一周扁扁嘴,气鼓鼓的盯着沈晏华轮廓分明的下颌。

    沈晏华垂眼,乌黑的瞳仁淡淡的扫视着怀里的猎物,下一刻,他伸手端住少年白嫩的下巴仰高,迫使他露出雪白的牙齿,唇珠微翘起。

    两人靠的很近,呼吸的潮气交缠在一起,热度在升温。

    小猫咪尾巴的生长痛已经让余一周无法忍受,他忍不住凑上去,抿了一口。

    沈晏华眼睛微眯,指节微伸,勾出鲜红,浸满水色。

    余一周有些呼吸不畅,圆滚滚的眼珠被蒙上一层雾气,口腔满的说不话来,他就用虎牙咬住,眼神满是控诉。

    (脖子以上贴贴,审核饶命)

    沈晏华勾唇,英挺的眉骨在明亮的白炽灯下显得高高在上,有种傲慢的冷漠,这才收起逗弄猎物的戏谑,俯身咬住。

    余一周不会,即使这么多次,他还是学不会换气,肺部的空气愈发稀少,他被吻的身体发软,双手只能小幅度的抗拒。

    刚刚恢复活力的尾巴却软绵绵的在钩住沈晏华的指尖。

    余一周呼吸困难快要背过去的时候,满脑子都是:这个叛徒!

    在他马上要去天国的前一秒,沈晏华缓缓松开他的唇,亲在他的侧脸上,沿着颧骨一路蜻蜓点水到耳廓,再顺着到白皙修长的侧颈。

    余一周被亲的发痒,想笑又发不出声音,只好小幅度的动了动。

    沈晏华眸色暗沉,锋利的牙尖在淡青色的脉络上跃跃欲试,他迷恋的盯着那一片莹白的肌肤,最终还是克制的收回铺天的晦暗,温柔的亲了亲怀中人的眉心。

    “想咬你,可以吗?”

    只知道张着嘴巴喘息的小猫崽子睁开黑白分明的眼睛,哼哼两声点了点脑袋。

    颈部被轻轻咬住,余一周只觉得眼前一片绚丽,他仿佛陷入了一场由甜蜜奶酪和深蓝星星之间的浪漫的热恋,肌肉酸软,纤细的小臂只能堪堪搭在沈晏华的肩膀上、高大青年压抑了许久的情感汹涌而出,挣脱枷锁随着克制不住的饥饿感蔓延,如同玫瑰般娇嫩的痕迹印在雪白的肌肤上。

    沈晏华垂着眼睑,鸦青色的睫毛卷曲而浓密,犹如渴到极致的圣徒,虔诚的亲吻玫瑰上的圣洁露珠。

    锋利的牙尖沾满香甜的蜂蜜,青年收紧臂膀,把娇小的恋人抱紧,恋恋不舍的轻抚,直到伤口愈合,才克制的收起獠牙。

    沈晏华眉眼温润,轻轻吻过满脸潮红的少年,呢喃道,“灵魂缔结,骑士之约,愿以吾之心奉您为主,生死与共。”

    系统微弱的电流夹在在其中并不起眼,“任务完成度100%,宿主已达到学习基础技能阶段。”

    ——

    翌日,阳光洒在窗帘上,毛绒绒的尾巴从真丝睡裙中探出来,被小家伙一把压住,又打了个滚继续睡。

    沈晏华一夜无眠,右手捏住余一软乎乎的婴儿肥,低声催促,“高考查分。快起床。”

    余一周下意识的依赖,嗅着那股安心的薄荷气息,把脑袋凑过去,嗓音软软糯糯的像棉花糖,“我困,你亲亲我。”

    沈晏华把人脸掰过来,照着唇敷衍的印了一下,“行了吧。”

    余一周被他嘶哑的嗓音吓了一跳,眼珠亮晶晶的看着他,声音娇软的像是被撸舒服后发出喵喵叫的奶猫——

    “你好敷衍呐!是不是别人不发火,你就把别人当傻子哦!”

    说完自己又想笑,巴巴的凑上去。

    沈晏华只又亲亲他的眼皮哄着小祖宗,目光黑黝黝的盯着窝在他怀里的小懒猫,揉了揉他翘起的小尾巴,“爽了就下去,我去洗澡。”

    尾巴不疼后,余一周奖赏似的拍拍沈晏华的肩膀,小心翼翼的避开已经顶着他的大家伙,欢天喜地的抓起手机继续游戏冲浪!完全忘了最重要的事情。

    浴室门关上发出轻微的声响,余一周放在手机上的手下意识的跟着抖了抖。沈晏华的豪华大平层装修很复古,就连浴室也是仿造的十八世纪上流社会的磨砂玻璃,人在里面的动作能看的一清二楚。

    水流的声音都听的一清二楚,这时候手机已经完全吸引不了他的注意力,余一周雪白的小脸已经变的通红,他扣了扣自己的手指,眼神飘忽的往浴室的方向瞅——

    一下、两下、三下……

    隔着磨砂玻璃只能看见一个虚虚的轮廓,但那也妨碍不住他在脑子里描绘青年流畅紧绷的线条,青筋虬起的脉络,水流顺着肌肉的纹理慢慢下滑……

    系统看不过眼:宿主,你能不能不要像个拔/.吊无情的渣男,对任务目标好一点呢?

    余一周抱着自己蓬松的大尾巴看了一眼,切了系统一声,眼睛继续黏在玻璃透出来的模糊人影上,半响他才慢悠悠道,“你行你自己上阿!”

    不知道想到什么,他刚刚才凉下来的耳尖又倏的一下升温。

    等了一个小时,余一周终于耐不住打了个哈欠,手机仍在一边,在床上打了几个滚,浸满水汽的眼珠粘在刚出浴的青年身上,声音软软的开口,“晏晏,我想摸你的腹肌。”

    沈晏华眸色一深,想起浴室里那几块被他弄脏的布料,矜持道,“乖,先查分,待会儿给你摸,下午我们去买衣服。”

    余一周这才想起来!

    怪不得他妈前几天给他打电话让他稳住心态,不用慌,被屏蔽的家庭群也老是很活跃……

    沈晏华揉揉他的脑袋,“昨晚太卡了肯定进不去系统,就没有提醒你。现在查吧,还记不记得你密码。”

    余一周脸都没洗,就一脸紧张的坐在电脑面前。

    看着缓冲标志旋了又旋——

    658分!

    余一周嗷一嗓子,可以!

    “姥姥姥爷!我考了658。”

    余一周穿着沈晏华的衬衫盘腿坐在沙发上,跟他姥姥打电话,“想去京大读动物医学,兴趣嘛,我就喜欢这个专业。”

    “嗯嗯,玩够了,马上回去看你们!”

    系统这时候才幽幽的插嘴,“宿主,你都没发现自己已经可以凭借着意念把尾巴收回去了吗?”

    余一周刚刚挂了电话,正对着自己的大尾巴发愁,闻言眼睛睁的很大,“阿?”

    机械音透着一股不屑,“用意念!”

    余一周闭眼,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尾巴尾巴快消失-」,开始发力。

    果然再睁眼,他身后只剩下那个圆溜溜的大洞了。

    余一周欢天喜地去收拾自己回家的东西了。

    ——

    沈晏华最近很忙,余一周到家之后在家跟小伙伴疯玩了一个星期。

    收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余一周这才暗戳戳的问沈晏华将来要怎么办、本来他是秉持着妖怪与妖怪之间的信任守则,希望这只强大的妖怪不要辍学,毕竟现代社会,管你是什么妖怪,都要靠学历和本事说话!

    最好沈晏华再复读一年,将来考到京大喊他学长,嘿嘿——

    余一周笑的贼眉鼠眼,谁知道沈晏华这个狗比说他早被京大保送了、就呵呵……

    是他贵人多忘事了哈(哈哈……

    时间过得很快,马上就到了大学开学的时候。

    他爸爸妈妈期间抽空回来了一次,办了一次升学宴,然后第二天就带着弟弟飞到普罗旺斯重新洽谈业务了……

    只剩下他孤家寡人一个。

    钱倒是给他留了不少。

    开学也就带一个行行李箱和自己的电子产品,其他的东西他打算到那边再买。

    余一周拎着自己的小行李箱,从飞机场下来就凭借着录取通知书坐上了学校来接新生的大巴。

    他旁边坐了个叽叽喳喳的小胖子,“你是哪的人阿,我是魔都的,本来我爸说要开私人飞机来送我,但是我觉得还是自己坐飞机比较好诶。”

    余一周不堪其扰,一下车就拎着行李箱往新生帐篷那边走,被漂亮学姐夸赞过后并且邀请他加入她们舞蹈社团,他默默的拿着新领到的饭卡和宿舍钥匙看了眼地图就溜了。

    反正他就一个单跨包和一个小行李箱,也不重。

    路上被一个迎新学长拦住,要带他找到他的宿舍楼。

    余一周坐在学长的单车后面,左手拎着自己的飞天转低轮小皮箱,右手扶着车座生怕自己掉下来,他不由得感慨,“京大学校好大阿——”

    学长轻轻笑了声,“哎,你知道吗?今年京大的神秘学院又招新生了,听说有十个新生呢!”

    余一周咽了咽口水,环顾着四周越发寂静的竹林,他怎么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呢……

    “哎,真是一年更比一年强阿,京大的神秘学院已经有几百年没招新生了,听说这次进来的有个西方吸血鬼,实力真的牛逼,一拳能揍死一个人。”

    余一周面无表情的看着前面自顾自说话的学长,小腿蓄力猛地伸直。

    他已经确定了,他被这个学长骗了,这个传销头子!新生第一天!他也敢欺骗涉世未深的男大学生!

    然后绷紧脚背,一脚踹了下去。

    余一周露出亮晶晶的虎牙,左手握拳,尖锐的利齿在阳光之下闪烁着锐利的光泽。

    他这就让这个传销头子尝尝欺骗别人的下场!

    谁知那学长轻巧的抬腿,化过了他这蓄力已久的一击,速度也慢慢降下来,紧接着他紧张的看着他,清秀的眉毛皱起,“学弟你怎么了?乱打人是要被罚款的!”

    余一周眼皮一抽,如果忽略他360度旋转的大脑袋……

    的确算个正常人……

    余一周吸了吸鼻子,冷静道,“学长停一下。我要看看我的录取通知书。”

    学长果然听话的停下来,余一周敏捷一跳,认真的打量自己的通知书。

    上面清清白白,用黑笔写着:动物医学院录取!

    还有校长许向北的签名呢!

    动物医学院系的宿舍楼就在天美园林那一块,绕过大门和餐厅,离教学楼最近的是天美园林……

    这传销头子要带他去哪阿?

    “你带我去神秘学院?”

    说完余一周嘴巴都皱起,什么狗屁的神秘学院,一听就是忽悠人的。

    “可我是动物医系三班的阿!我宿舍在天美园林。”

    学长完全停下来,眉毛也拧起,喃喃道,“不应该阿,你不是叫余一周么?”

    许小林拿出手中的名单,仔细盘问,“橘猫新生代系统半生者,目前仅掌握初级拟态转换功能。姓名:余一周,性别:男,年龄:19岁……”

    余一周惊恐的大喝一声,“闭嘴!”

    耳朵控制不住的冒出来!

    许小林看见,眼睛微眯,彻底笑了,“就是你阿!神秘学院新生009号,代号:小橘。”

    余一周:……

    “什么破代号,难听死了!”

    许小林摸摸鼻子,指着单车后座,“教导主任分配的了,你先跟我走吧,就属你来的最晚啦,别的同学早到了,有的已经练了半个多月了。就差你还有另一个,不过他来不来都一样。”

    余一周皱着眉又看他一眼,“你真的不是搞传销的?”

    许小林嘻嘻笑了一声,索性把头又旋转了720度,这才慢吞吞的说道,“我是竹节精啦,教导主任专门派我来接你的,说你最特殊,是个小白。”

    余一周这才相信,一脸惊恐的坐上去,任由许小林带着他穿过重重障碍。

    “阿,那我就是要上两个专业的课呗。”

    余一周被放到一栋豪华的宿舍楼前,许小林把新的钥匙和学生卡递给他,“单人宿舍,主要是为了防止大家斗殴,你自己保重吧,我就不上去了,这次的新生全是很奇怪的物种。”

    “可怜的小橘-被吓着了也不要打我的电话,给教导主任打,虽然他也不见得能管住他们……”

    “还有,这是栋男女混住的宿舍,记得别乱看,有鬼修……”

    卧槽……最害怕鬼,没有之一!

    余一周腿肚子哆嗦一下,哭丧着脸,“日尼玛,退学!”

    许小林爱怜的拍拍他柔软的猫耳朵,“不过,你要是让我撸猫猫-我可以——”

    话还没说完,许小林的竹叶就被削掉一块,抱着脑袋吱哇乱叫,他俊秀而浓密的黑发现在只剩下外围一圈,露出中间锃光瓦亮的头皮。

    “阿!谁袭击俺!”

    一身黑衣的青年举着伞,面孔俊美而冷淡,眼窝深邃的看着猫耳少年,“周周过来。”

    紧接着,瞥了一眼快要把自己埋到土里的竹节精,“不该碰的东西别乱碰。”

    余一周像找到靠山一样,贴在沈晏华身上,绝望道,“靠,这学校有鬼!”

    完全忘了自己因为乐不思蜀,敷衍了事对待恋人的事情。

    他耳朵蓬松的炸起来,更衬得一张小脸唇红齿白,楚楚可怜。

    沈晏华漫不经心的握住小孩的腰,舔了舔蠢蠢欲动獠牙,“跟我住?”

    余一周小媳妇一样点头,恨不得黏在青年身上。

    两人黏黏糊糊的氛围完全让许小林惊呆加惊恐,他整个人陷入一种晕厥的状态……

    他妈的,没听说过吸血鬼喜欢养猫阿……

    所以他刚刚是,撸猫撸到纯种吸血鬼脑袋上了?

    ……

    许小林想起他听到的各种逼真的小道消息,不顾三七二十一的疯狂迈腿,跑了……

    沈晏华帮余一周把行李箱拎到顶楼,这里的宿舍超级豪华。因为私人原因,沈晏华的宿舍是在顶楼,方便他在血月之夜进行萃取灵力和吸纳天地精华、新晋男朋友帮他铺好床单,整理好东西,准备带他出来吃饭。

    余一周这才得知,原来他男朋友就是许小林口中那只该死的可怕的疯狂的残暴的——纯种吸血鬼,一拳打死一个人的那种……

    后来,余一周反正没见过沈晏华是不是能一拳打死一个……

    反正他一晚上能把他淦死倒是真的……

    小猫咪抱头流泪。

    作者有话说:

    感谢宝子们的一路陪伴!到此正文完结啦-后续会有番外,会开一个合集当短篇写!未来这半年比较忙,超级感谢大家的支持。一路写过来有很激动的时候,也有很丧写不下去的时候,但是每次一看评论就会觉得!我还能哈哈哈;

    030鞠躬……顺便不要脸的推推自己的预收啦——

    ——预收《被人捞起来后,他成了我男朋友》求戳戳——

    贪吃漂亮小锦鲤受X偏执护短痴情攻;

    江城靠海,周彷大一来湖边背书的时候喜欢喂鱼。

    他最喜欢那条金色的锦鲤,圆溜溜的眼睛灵动的可爱,眼皮褶子上一点艳红,更添美感。

    后来有一天他在食堂门口碰见一个湿漉漉的少年,皮肤白到发光,眼角坠着两颗红痣。

    周彷多年来沉寂的心脏跳动了一下。

    他带他回单人宿舍吹干头发,带他去食堂吃饭,尾随他整整两年。

    像着了魔一样。

    明知道他不是人,他还生出那种痴念、后来江城下了场雨,他把他带回了家。

    于秋缘本来是在江大的三江湖里土生土长的锦鲤,每天小拱桥上都有成双结对的小人向他祈福,喂它们好吃的。

    后来等他长出来腿之后,他不再满足于吃鱼饲料了。

    虽然一个月只能用两天,但没关系。他有腿。

    两年后江城下了一场暴雨,三江湖校区地势低,湖跟路连成一片。

    池塘的鱼纷纷往外游,犹豫了一刻,于秋缘也摆尾跟在大队伍后面。

    游到一半,雨停了,大家都往回游。

    而于秋缘因为长的太胖远远落在队伍后面,被人捉住了尾鳍扔到一个装满水的塑料袋里。

    尾鳍不停摆动,溅起水花。

    圆溜溜的眼睛盯着捏住他的男人,剑眉星目,朱唇皓齿,居然是天天带他去食堂吃饭的好心人!

    于秋缘感动:噫呜呜噫!好心人他是来救我的!

    ——《真少爷说他喜欢我》

    【清冷乖巧美人受X绿茶白切黑舔狗攻】【假少爷受X真少爷攻】

    常含是常家唯一的继承人,父母对他的期望很高因此十分严厉,他脑子笨但很努力的在学习,在公司上班三年每天都被父亲数落。

    压力太大,本来就不爱说话的常含变成了个工作狂。

    心理医生建议他找个解压方式,于是常含在马场养了很多羊,失眠的时候就开始揪毛毡羊毛,缝布娃娃。

    后来他做了个梦,梦很真实。

    常家继承人另有其人,他只是个假少爷。

    真少爷跟他年纪一般大却处处比他优越,性格温柔,能力卓越,虽然他并没有被父母赶出常家但是却感觉自己成了个外人。

    工作时,常含每次都会被骂的狗血淋头,但真少爷却处处被人夸奖。

    长期压抑下他的精神出现异常,变的偏执而恶毒。

    陷害下药采取各种极端手段迫害真少爷。

    最后的下场是自缢于监狱。

    醒来之后,常含开始失眠,三年来第一次请假,在家缝了很多娃娃。

    最后他决定等真少爷一回来就把户口迁走,离这个人远一点。

    顾纭生被接回常家的时候,给他开门的是常含。

    清冷如皎皎月光,孤僻而静谧。

    没人知道他从高中就开始喜欢他,不可自拔的喜欢了六年。

    他活到现在吃了很多苦,所以他善于伪装,他热情他开朗他善于助人,周围人无一不对他称赞有加。

    但只有他自己清楚,他的心里藏着一只恶鬼。

    在看见常含的那一瞬间,枷锁打开了。

    他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笑容,跟眼前清冷的青年打招呼,“常含哥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