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99章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养猫第99天

    正文完结

    顾风晏再睁眼的时候,  是在寒洞里醒来的,他揉了揉发痛的额头,只觉得浑身疲惫,  散架了似的,  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

    哦,对,他好像还真的经历了,确实是一场大战。

    最后的结果怎么样,  他已经不记得了,总之是个不好不坏的结局。

    他迷迷糊糊坐起身,  冰床上,  不知道谁给他铺了一个毛绒的毯子,让他不至于感觉到冰床透骨的凉意。不过除了戚洵川,他想不到还有谁能这么贴心了。

    顾风晏抚着毯子,  正要穿上外袍下床,  忽然察觉脚边有什么毛绒绒的东西在动,  软软的蹭着他的脚背。

    他原先以为是毯子毛绒绒的,所以并没有在意,结果定睛一看,  竟然是一只纯白的小猫咪!

    一双海蓝色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他,  全身都是纯白的绒毛,大尾巴一摆一摆的扫着他的脚。小猫咪难得那么乖巧的趴着,小巧的一只,  看得顾风晏毛绒控发作,禁不住要伸手去摸一摸。

    这小模样,  可不就是他那时捡到戚洵川时的样子嘛。

    顾风晏一边摸着毛,  一边道:“师尊?你怎么又变成猫了?”

    但是他心里又感觉不对,  这小猫咪虽然样子看着是跟戚洵川那时一模一样,但看向他的眼神却不是戚洵川该有的样子。

    倒不是顾风晏觉得他师尊大人凶啦,只是这小猫咪的眼神太过人畜无害了,没有他师尊大人睥睨天下的气势,一眼就看出不一样了。

    他和戚洵川相处那么久,还是了解一些的。

    顾风晏心里正琢磨着,这时寒洞外一道月白的身影闪了进来,熟悉的面容让顾风晏不由得放下了防备。

    他软软地松了眉梢,道:“我就知道不是你。不过,你在哪捡的猫?”

    他也不知道怎么猜的,反正就是心里觉得不是,没有那种心灵相通的感觉。

    戚洵川径直上前,将猫抱在怀里:“它躲在清零峰下,没有主人,看着怪可怜的,我就把它捡回来了。”

    清零峰下……

    顾风晏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一下就明白了,这是牧云深在清零峰捡的那只猫,他曾以为是戚洵川的,只是牧云深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捡错了。

    但顾风晏却知道,牧云深为何会认错。

    戚洵川走火入魔的时候,顾风晏进他的识海里看见的,他留存着魔尊控制他的碎片记忆,以戚洵川的聪明程度,自然一下就明白了这一切都是因为什么,所以他刻意选择避开了牧云深。

    没错,他知道自己会在清零峰被牧云深捡到,于是他故意跑到后山来躲着,想避开这段时间,等修为恢复。

    只是他也没想到,自己躲过了牧云深,却又遇到了顾风晏。

    而根据原书剧情,牧云深去清零峰捡到的猫,其实是戚洵川刻意放在那里的赝品,按照他自己的模样准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巧合,就谁也不会怀疑了。

    他真的很聪明,除了遇到自己外,所有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丝毫没有偏离。

    顾风晏也没想到,自己就成了那个变数。

    顾风晏没遮掩,直接说道:“这是牧云深的猫。”

    他见过的,只是时间太久,一下没想起来。而且戚洵川其实一直都知道,所以他也没有必要装作不清楚。

    戚洵川没应声,将猫塞进他的怀里,让他抱着猫,自己再一手揽着他。

    顾风晏顺势往他的怀里蹭了蹭,问:“我昏睡了多久?”

    戚洵川道:“三天。”

    “那你就一直在这里守着我的吗?”

    顾风晏手里摸着猫,仰头看他,精致的下颌线擦着额头,锋利之余又多了一丝柔和。

    戚洵川垂眼,低低地「嗯」了一声。

    他的怀抱很温暖,顾风晏在睡梦中便已经感觉到了,似乎每次迷迷糊糊,半梦半醒的时候,这人总是抱着他,一点儿也不肯撒开。

    顾风晏又靠了上去,闭上眼睛,灵识不自觉的就往外散发,他到了如今这般修为,早已是下意识中探查着周围的情况。

    宗门里似乎很热闹,有不少人的声音在说话,一片欢声笑语,顾风晏还听见了一些不熟悉的声音,应该是从别的宗门来的。

    他禁不住问:“今日乾元宗怎么这么热闹,有什么大事?”

    戚洵川道:“赵长风金丹破碎,修为全无,已然不能再做宗主了,乾元宗不能无人掌管,所以我力荐了左怀英当宗主,这几日其他宗门都来道贺了。”

    “大师兄继宗主之位了?”顾风晏心里又诧异,又觉得理所应当。

    原本在他看来,左怀英就是为了继承宗主之位而培养的,但那时候赵宗主正值盛时,以他的修为,还有不少年可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轮到左怀英。所以他才说,左怀英能不能当上又是一回事。

    结果没想到,短短几个月的时间,整个封仙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赵长风只能被迫让位。

    说来,赵长风用旁门左道坐上宗主之位,虽然不是什么恶贯满盈的大反派,但到底坏了宗门的规矩,也算是受到了应有的责罚。

    什么叫因果循环,有得必有失,这就是。

    顾风晏倒觉得,左怀英为人正直善良,修为也不错,假以时日,他也会是一个很好的宗主。

    想着,顾风晏偏头,问:“那你为什么不做,你可是最好的人选。”

    以前戚洵川不做,是因为他身上承载着对抗魔尊的大任,无暇去管宗门的闲事,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已经随时做好了和魔尊同归于尽的准备,所以他不会去做。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魔尊已经被灭了,整个封仙域一片安宁,他去接手,岂不是更有说服力?

    仙道第一仙师,又是灭了魔尊的大功臣,谁敢说一句闲言?

    戚洵川大手覆在顾风晏的腰上,轻轻捏了捏,道:“怕你吃醋。”

    “我怎么会?”顾风晏笑了,任戚洵川把话说出花来,他也不会承认。

    幼稚,太幼稚了。

    顾风晏将猫又放在了清零峰上,再跟着戚洵川一道去给左怀英道贺,一众熟悉的弟子看向他,不再是那时躲避和厌烦的神色了,个个都崇拜得看着他,仿佛他是什么大英雄似的。

    顾风晏难为情地看了眼戚洵川,问:“这是……怎么回事?”

    戚洵川垂眼道:“上去你就知道了。”

    顾风晏一脸懵,什么事情还要保密,他不配知道吗?但顾风晏还是乖乖地跟着戚洵川走了上去。

    主峰大殿前,不少其他宗门的宗主前来道贺,左怀英一身宗主的长袍,发冠一丝不苟的束着,在人群的中央极为耀眼。他虽然看起来比旁人年轻许多,但为人十分稳重,丝毫不露怯。

    眼见顾风晏来,左怀英安顿了那些宗主,迎上前来,先朝戚洵川拱了拱手,随后道:“顾师弟,可好些了?”

    顾风晏拱手:“大师兄,哦不对,现在应该叫左宗主了,有劳宗主挂心,我命硬,没事。”

    左怀英笑道:“现在你的命可金贵了,不能随便。你不知道,如今整个封仙域的仙门都知道,乾元宗有一位弟子,曾与魔尊一战,和戚仙师联手灭了魔尊,还封仙域往日安宁,如今人人都崇拜你呢。”

    “我?”顾风晏诧异了一下,“那还得是我师尊厉害啊,我只是小小的配合了一下而已,算不了什么。”

    他本身就不是爱出风头的人,即便是到了这个时候,顾风晏还是下意识的要躲在戚洵川身后。

    而且本来就是他师尊大人灭的,光凭他自己,就只配给魔尊当个下饭菜。

    左怀英瞥了眼他身侧的人,压低了嗓音说道:“你就别谦虚了,不管怎么样,这话可是戚仙师亲口说的,他都发话了,谁敢不信。”

    顾风晏看了眼身边的人,眼尾微挑,没再说话了。

    左怀英继续道:“如今乾元宗一切重新开始,我虽是宗主,但我自认修为比不过你,所以有件事还要征求一下你的意思。”

    顾风晏:“宗主请说。”

    四周喧闹的声音环绕,但左怀英却是十分严肃的样子,他道:“我想,以你的修为,做乾元宗的长老绰绰有余,若你能帮衬我一把,自然是最好。”

    见顾风晏看他,左怀英又添了一句,“这事儿我先前问过戚仙师的意思,他说听你的。”

    顾风晏顿了顿,没想过他竟然还能摇身一变,成为乾元宗的长老,这样的身份地位,不论到哪里都没人敢像以前那样同他说话,看不起他了。

    但顾风晏却摆摆手:“长老就算了吧,大师兄需要,我随时都可以帮忙,但长老的位置,还是留给有能力的人吧。”

    左怀英明显没想到顾风晏会这么说,他还以为肯定能同意的。

    “那好吧,但只要你想,这个位置随时给你留着。”

    顾风晏客客气气的目送左怀英离开,看着他继续去跟其他宗主们寒暄,身边的人这才走上前,开口问:“为什么不答应?”

    顾风晏抬眸,一本正经地看着他的眼眸,对着里面自己的身影笑:“因为我知道,你也没想过要留下来。但如果我同意了,你就一定会陪我留下来的,对不对。”

    他的语气几乎是肯定的,戚洵川既然让他选择了,就是已经想好了,不管他选了什么,这人都一定会顺从他的选择。

    戚洵川了然点头,“那你的意思呢?”

    顾风晏指尖搅着他的衣袖,悄悄伸进去攥紧他的大手,道:“师尊,你愿意陪我去云游四海吗?”

    ——

    自他们从神木谷回来之后,顾风晏的名声可谓是传遍了整个仙门,顾风晏这才知道,左怀英说的一点也不假,他师尊大人可是把他吹上天了。

    但是没办法,戚洵川说的也不是假的,在神木谷里,那么多双眼睛都看着了,是他和戚洵川两人联手灭掉的魔尊,场面可谓是气势恢宏。

    在顾风晏昏睡的时候,华倾城偷偷溜下山,去天机阁找东方慈了,要不然顾风晏可得好好跟她吐槽一番。

    在这段时间里,顾风晏还悄悄去了一趟落霞宗,他还没忘记柳无声为他而死时的样子。

    楚清越当时把柳无声的尸身带走后,就安置在了落霞宗,顾风晏本想去看一看他,但临走到门口了,他却没敢进。

    他突然一下不知道该给自己找个什么理由去看一眼。

    顾风晏缩在清零峰的藏书阁里,手里拿着一本不知所云的秘籍在翻看,脑海里想的却是跟书完全无关的事。

    小猫咪就趴在他的腿上,蜷起身子睡大觉,他时不时的伸手摸一摸,软软糯糯的感觉。

    这时,戚洵川从外面进来,看着坐在地上的那道身影,径直走了过去。

    顾风晏抬眼看他,问:“你去哪了,我都找不到你。”

    他一觉醒来,发现戚洵川人不在,找了一圈清零峰都没见到人,所以他就跑到这里来看书了。

    戚洵川弯下身子,摸了摸他的脑袋,随即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包裹来,递给他:“怕你馋了,去给你找点吃的。”

    顾风晏一把将书丢开,接过油纸包裹打开,里面全是一些灵草制成的糕点,果然他师尊大人给的东西,都绝对是健康无公害的。

    他拿起一块糕点,塞进嘴巴里:“嗯,好吃。”

    比他在凡间吃的好吃多了。

    眼看着顾风晏将嘴巴塞得满满的,鼓起一边的腮帮子,戚洵川不由得伸手替他擦掉嘴角的糕点渣子,俯身轻啄一口。

    “还挺甜。”他笑。

    顾风晏鼓着嘴,也给他递了一块,戚洵川却没接,他说:“落霞宗也定了新宗主,过两日要大办宴席,你要去看看吗?”

    闻言,顾风晏一下来了精神:“去,当然要去,如今落霞宗一盘散沙,咱们理当去助助阵,不能叫旁人小看了落霞宗,这也是我答应明宗主的。”

    还是他欠柳无声的。

    戚洵川点头:“去之前,再顺路去趟天机阁吧,看看华倾城?”

    顾风晏突然一下撇着嘴,像是哭了似的抱着戚洵川的脖子,道:“师尊,你简直就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啊,我想什么你都知道。”

    小少年主动投怀送抱,戚洵川也没松手,反而将人揽得更紧了些,呼吸靠在他耳侧,温声道:“你开心就好。”

    顾风晏当然开心,而且还有点开心过头了,不仅想着能跟戚洵川一起去云游四海,还能随时见见老朋友,他当然没有拒绝的理由。

    戚洵川纤长的指尖覆在他的腰身上,那一把纤细的腰明明极瘦,却又有种软软的感觉。戚洵川餍足的撩开他的衣袍,指尖从腰身划过,细滑的感觉宛若精致的白瓷。

    顾风晏瞬间觉得浑身一麻,下意识地发出一声嘤咛,身子不自觉想要靠近那人。

    他动了动身子,悄悄在那人的下颌上落下一吻。

    戚洵川也像是感觉到了他的主动,一手扶着他的后脑,呼吸交缠,又深又远,似乎是在寻找彼此之间的契合一般,几乎要将彼此的呼吸都淹没。

    顾风晏被夺走了呼吸,好不容易才从那人的怀里喘过气来,绯红着一张小脸,轻声问:“那,咱们,现在去吗?”

    他总觉得,现在要是不走,就走不掉了。

    但是很显然,顾风晏察觉得已经晚了,戚洵川手下动作没停,一把将他禁锢在怀里,后背抵上书架,因为突然的震动,书册落了一地。

    他说:“不急,做完了再去也不迟。”

    顾风晏:“……”

    他怎么觉得现在的戚洵川,还跟被魔尊控制的时候没什么两样!

    藏书阁里一片混乱的时候,白猫被戚洵川一手丢了出去,趴在门口茫然的眨巴眨巴眼睛,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片刻之后,里面的声音似乎消散了,屋外的天光悄悄的照进去,只能看见一片凌乱的场面。

    顾风晏被一只大手紧紧揽着,不知想到了什么,他忽然偏了头,轻声问:“师尊,如果有一天我消失了,你会怎么办?”

    他的任务完成,又或许他的寿命到了尽头,那时候,他就会离开的。

    明三娘以精神力闭关的时候,顾风晏就想到了自己,他的修为可以达到多一条命,哪怕他凭着自己不能,戚洵川也一定会帮他。

    可他不能保证,死了之后,他是否还能留下来。

    闻言,戚洵川垂眸,深深地望着他:“我会随你一道去。”

    就像魔尊说的,心魔没了,他的命也就没了。

    顾风晏沉沉地靠在他的怀里,看着窗外的天光洒落,云霞卷起长风,复而又散。

    可是那一片明亮的天光,却始终照耀在云霞上,丝毫不离。

    ——正文完。

    作者有话说:完结啦完结啦,代表猫猫和怂怂感谢大家这么久的陪伴,还有几章番外随机掉落,不会写很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