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四百四十五章 两女相争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千道低头看向她,她的目光柔情,面色却很平静。

    “你怎么想的?”

    “我并不想这么快有男朋友,只是与你体验一下这种感觉。”

    白千道又是皱眉,问道:“这是你真实的想法吗?”

    梅娃柔意一笑,说道:“不是……如果为了迁就你,我会这么说,可是我真的很喜欢你,不想对你说谎……”

    说至此,她面有郑重之色,说道:“让我做你的女人吧!你有几个女人,我已不在意,你不同意也要同意,我现在就是你的女友!”

    见白千道惊愕的样子,她又是展颜一笑,说道:“我没那么贱,只是很喜欢你,不知道是不是爱,但喜欢就是喜欢,我会尝试着爱你!”

    白千道摇头,说道:“梅娃,你也喜欢撒谎吧!”

    “我曾经受过的教育,是有面对各类人,有技巧地撒谎,只是我没必要这么对你,我选择在感情上忠诚!”

    白千道叹道:“梅娃,我们……我不知道怎么说,来到水母帝国,我在私生活上没有了节制,这让我感到对不起她们!”

    “你没必要有心事,我愿意做你的秘密女友,不想暴露我们的关系,也不会打扰你,现在我更加向往的是在水母帝国拥有更大权力。如果没有与你相识,我的日后……是为他安排与一个门当户对的人结婚,只有我自己有能力,才能反抗他。而现在你就是我的精神寄托,会让我鼓起勇气反抗他,我会拖到你迎娶我的那一天。”

    白千道继续皱眉,问道:“他是谢尔盖吗?”

    “是,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对我这么……冷酷……我从小就被安排好,要走什么路,李娜他们也是一样的命运……或许,我会被强行安排与王飒结婚,这也是我临时决意,让他被那个谢亚布羞辱的原因,我并不喜欢他……”

    见白千道吃惊地样子,梅娃冷笑,说道:“我说出来,是因为李娜一定会与你说,她很聪明,了解我,而我也很了解她。”

    白千道叹道:“你们这么做……让我有很不舒服的感觉!你与我发生关系,是不是对她的强力回击?”

    “是,她与你上床,只是为了打击羞辱我,从小就这样,她的内心充斥着自我,嫉妒我,抓住一切机会想要压住我,包括抢我喜欢的男人!我也反感自己的作为,但是我必须这么做,尽快与你私下确定关系,我是真心待你,不想失去你!”

    “我以为你们是很好的朋友!”

    “我们不是好朋友,只是利益的结合,也许以后会做朝政上的永久朋友,但不妨碍她对我一直以来的嫉妒!”

    白千道沉默一会,说道:“我已经分不清你说的是真话,还是谎言!”

    “这是我第一次坦露心声,而在外人面前,我会装作,不会向他们敞露我的心怀!你不用去分清,只要记住我是你的女人,你是我的精神寄托就行。”

    白千道感到了头疼,他不喜欢面对分不清真假的复杂情感,不想再经历失恋的伤害,不知道以后会如何,但他明白一点,他颇为迷恋梅娃,昨晚才没有守住心念。

    出来后,白千道去市政签约处,梅娃也是随行,问道:“你杀了鲁海平和鲁什卡?”

    “是。”

    “可怜的父子……我原本以为鲁海平可以成为权力同盟资助人之一,现在是没指望了。我想知晓你是什么身份,如果你不愿意,也可以不说。”

    “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就要做我的女友?”

    “我不在乎你是谁,只在乎你这个人,再说人生难得有突破以往的重大决定,不是很刺激吗!”

    见白千道目色有异看过来,梅娃又是甜甜一笑,说道:“不要用这个眼神看我,我有时会开玩笑,你不必往心里去。”

    白千道苦笑,这时铃声再次响起,他看了看,说道:“又是李娜打来的,我再不接,似乎不好吧!”

    “让她急吧,你很急吗?”

    “我当然不急,今天有电视台来,我本就没想去,不想被摄下来,不然也不会磨蹭到现在。”

    又是短信发来,白千道看了看,说道:“她说已经签约完毕,要我直接去餐厅……我送你过去,再去那里吧!”

    梅娃取过白千道的千里通看了看,微笑说道:“是在餐厅办公室,直接在前方路口下,也没多远,我可以走过去。”

    “我真不明白,昨天才发生爆炸,你还要今天集会?”

    “这是需要,我们要表达无所畏惧的态度,对大白城的治安大力抨击,再次集会才能展现我们的决心!”

    白千道摇了摇头,感到民政大臣其实都是疯子,至少活跃的梅娃有些疯狂。

    “你知道是王飒做的,准备怎么解决?”

    “我很愤怒,但很无奈,只有王亚奇解职,才能去针对他,现在这件事只有他去交涉,我也没法干涉。”

    “你们很可怜,被老一辈压着,很多事自己做不了主。”

    “是,所以我才想突破束缚,只是要我更加有能力才行,这也许需要十年的时间,这段时期,我要把你当做精神寄托!”

    说至此,梅娃以在演讲台上的作风,用力握住小拳头,挥了挥,说道:“你是我的精神支柱,一定要撑住我,让我度过这段艰难的时期。”

    白千道朝她看一眼,说道:“风格很有力量,你是天生演讲家,有领袖气质,这与我初见你时的印象完全不同。”

    梅娃满面笑容,说道:“其实,我去超市那天,就已注意到你,但那时对你的感觉很平淡!倒是桑霓,还有那个很礼貌的帅哥,当时的印象很深!”

    “你说的是让你们进去的沙逊吧?”

    “没错,他很英俊,现在哪里?”

    “他害怕我再揍他,吓跑回了火力星!”

    梅娃好奇问道:“为什么揍他?”

    “如果一个人很讨厌,处处针对我,还去告密,欲害我的性命,你说我该不该暴揍他?”

    “不,你不该暴揍他,应该杀了他。”梅娃颇为杀气腾腾。

    白千道再看她一眼,问道:“你的真实想法是什么?”

    梅娃立时转换成笑颜,说道:“你想听真话,我可以告诉你,我觉得很可惜,因为……我也想揍他,却没有了机会。他虽然很礼貌,可是他的目中有色欲,那天我就有揍他的冲动,只是怕打不过他。”

    “真的?”

    “我发誓,说的是真话。”

    “政客的誓言能相信吗?”

    “我在你面前不是政客,而是你的女人!”

    “可是你一直在做政客的本色表演!”

    “我正在习惯做政客,你要允许我有练习的机会。”

    白千道忍俊不禁,哈哈大笑,梅娃也是笑着,探头亲了亲他的脸。

    一会后,白千道说道:“前面是他们的车……”

    “停下吧!我在这里下车!”

    停下车,梅娃下去看了看那边,挥了挥手,然后敲了敲车窗。

    白千道打开车窗,就被她勾住脖子,狠狠地亲嘴,然后在他的耳边说道:“我在宣示,我与你有很特殊的关系,让李娜失望,气愤吧!”

    白千道呆了呆,苦笑着摇头,已是能看见飞来的一辆车里,李娜打开车窗,毫无掩饰地满面怒容。

    梅娃迈着胜利者的步伐走去,一时间让白千道迷惑,自己是不是成为了两女相争的牺牲品?

    一停下车,李娜过来,气势汹汹地问道:“你昨夜与她在一起?”

    “是。”

    “混蛋,我就知道她一来,会这么做!”李娜气的直跺脚。

    白千道平静地下车,默不作声。

    “她真的把第一次给了你……”李娜目光转动着,又笑道:“兰得,你要明白,这只是她很凶猛的反击,为了气我,她很可能也会与别的男人上床。”

    白千道淡声道:“你们的勾心斗角,我不想介入其中,而且我对你也没有了利用价值,你可以放过我了。”

    李娜笑嫣嫣地道:“不,你已经介入了我们的争斗,脱不开身了。”

    白千道淡然走去,李娜在后目光有些凶狠,又恨恨地跺了跺脚。

    下午,白千道不管李娜的不允许,还是与杜雅依走了,让她又是气怒难消。

    杜雅依没有四处游玩,而是直接去了某处,昨天与她见面的男人,提着公文包,又是与她在某间客房待在一起,她有点鬼鬼祟祟的感觉。

    白千道本是没在意,待见到巴芙拉出现在走廊的道上,才感到不妙。

    巴芙拉向后挥了挥手,说了一句话,几个特工迟疑着驻足。

    见巴芙拉走来,白千道无奈地问道:“你们现在是要抓捕杜雅依吗?”

    巴芙拉肃声道:“她现在还是贵宾,不会拿她怎么样,只是里面的张米龙犯下泄露帝国秘密罪,要被批捕。”

    白千道一摊手,说道:“只要杜雅依没事,我没意见。”

    巴芙拉点头,再是一挥手,几个特工走来,踢开门,一拥而入。

    杜雅依怒道:“我反对你们没有理由地粗暴执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