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三百四十一章 还真是个废物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最后,竹戡内心异常挣扎道,“人族,今日我竹戡即便是燃尽体内精血也要将你就此抹杀。”

    兽魂消失,鹰杀立马看到了报仇希望,鹰杀怒吼道,“该死的灵族,纳命来。”

    身负重伤的鹰杀果断的俯冲向竹戡,鬼牙则是道,“大人,这只会飞的野鸡交给我。”

    “铁翼飞雨!”

    鬼牙想要将鹰杀拦住,鹰杀身体一个倾斜一个旋转,一个由羽翼所化的羽翼风暴便是卷向鬼牙。

    “血波!”

    鬼牙张口便是向羽翼风暴喷出带有一团精血的音波。当带有鬼牙精血的音波与羽翼风暴碰撞上后,鬼牙又是立马道,“爆!”

    下一刻,混杂在音波精血内的那些血奴虫无不是一一爆开。而在强悍的自爆冲击波的影响下,那些铁羽所化的羽翼风暴势头大减,终还是将鬼牙的数丈身躯包裹住,直至羽翼风暴消失不见。

    作为鬼血蝠一族的天敌,铁羽鹰一族的攻击手段,总是让鬼血蝠一族难以应对。

    鹰杀的一次出手,没差点要了鬼牙的半条命。

    不过,此时此刻的鹰杀也是伤势不轻,在施展了一次铁翼飞雨后,又是没能将鬼牙击杀,鹰杀便是果断的与鬼牙拉开一定距离。

    而鹰杀被阻挡后,竹戡却是进入了狂化状态。竹戡仰天吼道,“燃我精血祭我神魂!”

    竹戡的整个身躯都是变得晶莹剔透起来,由其体内所爆发出的刺眼白光所过之处无不是给人一种窒息的压迫感。

    鹰杀、鬼牙皆是身负重伤,也是难以承受白光的压迫感,它们皆是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地面撞去。

    轰!

    所有还活着的铁羽鹰同时坠落,它们皆是重重的摔在大地上。

    “原来你还拥有如此强大的神魂之力?不过,可惜的是,你今日遇到的对手是我。”

    武书依旧立身于虚空中,那些白光的确是撞在了武书的身上,却是未能对武书造成任何伤害。

    武书又是道,“猜的没错的话,你虽懂得如何燃烧精血施展这股强悍神魂力量,你却是很难将这股神魂力量掌控。若如此,那今日你我可以永别了。”

    “燃!”

    “定!”

    身形一闪,武书便是出现在竹戡近前,在青色精神力的压制下,竹戡完全动弹不得。

    “魂魄力量,精神力力量,其实还是有区别的。这两种力量一种属于魂躯,一种属于意志,修炼神魂力量的人,要是能够将它们细分后,再融合使用出来,其神魂力量将会更加具有杀伤力。”

    “竹戡,你们灵族的确强大,你们不仅拥有强大的血脉天赋,更是能够利用血脉天赋开启领域之力。可这些却也成为了你们的弱点,强悍的血脉天赋让你们灵族变得傲慢、变得自负。”

    作为一名天赋异禀的御兽师,最终会选择以燃尽体内精血为代价一战,这一切必然是没在竹戡所考虑范围的。

    又所谓,士可杀不可辱!

    在以燃烧体内精血为代价决一死战的情况下,却依旧没能将武书击杀,却还要听武书的一顿牢骚。

    这完全就是屈辱!

    竹戡早已是双眼血红,竹戡嘶吼道,“该死的蝼蚁,为我陪葬吧?”

    临死之前,竹戡竟然想要自爆肉身。

    武书是早有准备,大锤瞬间出现在手中,武书一锤轰出。

    “大锤诀第一式,大力出奇迹!”

    砰

    在武书一锤轰出后,竹戡的身躯竟是被武书一锤锤飞到数百丈外。

    轰

    竹戡的身体炸裂开,其自爆所造成的冲击波迎面而来,让立身于半空中的武书都是不得不后退而去。

    “大……大人!”

    作为竹戡的妖兽,鬼牙与竹戡签订了主仆契约,竹戡选择自爆时,鬼牙便是满眼绝望的。随着竹戡的身体自爆开来,鬼牙便也是挣扎的死去。

    而鬼牙一死,鹰杀立马来了精神,大步走到鬼牙面前,鹰杀抬起锋利的爪子便是将鬼牙的尸体丢进嘴里。

    鹰杀也是挺有意思,它是边吃边道,“这么美味的大虫子,不趁热吃,怪可惜的。”

    将鬼牙的尸体完全吞进肚子后,在打了个饱嗝后,鹰杀又是一副神情凌然道,“鹰痕大哥,小弟不才,今日将你的仇家斩杀在此,你的大仇算是得报了。”

    额……?

    鹰杀的一举一动皆是被武书看在眼里,观其所言所行,武书都觉着鹰杀这货真是不要鹰脸。

    竹戡是死于武书之手,到鹰杀嘴里,怎么听…竹戡都像是死在鹰杀的手中的。

    距乱葬岭数千里地的一座高山上,涂录突然睁开双眼,他冰冷道,“血成?”

    连日来,涂录皆是没日没夜的修行,此时涂录突然开口说话,战帅级鬼血蝠血成是立马出现在涂录面前。

    血成恭敬道,“涂录大人,你也察觉到了吗?”

    微微颔首,涂录不解道,“以我那师弟在御兽一道的强大天赋,这些来自厚土大陆上的蝼蚁,又有几人能够将其击败。此次,我会将师弟派往乱葬岭,也正是因为乱葬岭内隐藏着很多强大妖兽。而在这些强大妖兽的守护下,这些来自厚土大陆的蝼蚁是难以对其造成威胁的。”

    血成依旧是俯首道,“涂录大人,竹戡大人在三日前与厚土大陆上一名炼器师大战了一场,经历了那场战斗后,竹戡大人所掌控的翼族妖兽损失惨重。”

    炼器师?何时起,厚土大陆上的炼器师都这么强悍了?

    涂录眉头紧皱道,“继续说!”

    血成又是道,“那人名为武书,这几日,我也是对这个人族小子的家族情况打探了一番,当年在厚土大陆上叱咤风云的武家三祖便是这个人族小子的祖先,此子来自战祖一脉,体内拥有常人难以抵抗的诅咒之力。”

    诅咒之力?这名为武书之人竟还是一个不祥之人。

    涂录更加不解了,涂录质问道,“诅咒之力?你确定他身负诅咒之力?”

    血成立马是解释道,“涂录大人,事关竹戡大人的事情,就算血成有十个胆子,血成也不敢再此事上马虎。据血成所打探到的消息,战祖一脉已经没落万年,如今小辈之中会出现武少主这个异类,即便是战祖活着,他也不敢相信后人之中有人能够抵抗住体内的诅咒之力。”

    师弟竹戡会被一个身负诅咒之力的蝼蚁击败,血成怒道,“我那师弟,还真是个废物。”

    起身,涂录又是不爽道,“竹戡师弟的死,一旦传回宗门,家师及宗门的那些长老必定会对我有非议的。血成,你先去将击杀师弟的凶杀擒来,至于那什么炼器师,此次如若遇上了将其当场击杀便是。”

    血成恭敬道,“涂录大人,血成领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