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九百九十四章:身份暴露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天空雾蒙蒙的,黑云压城不见一丝光。

    而云湖寨内更是闷热不已,没有一丝风。

    看来这又将是一场天阴欲雨,冷十三混在一处田埂边正在与其他人一道劳作。

    「看样子,这是要下雨了吧!」有人出言道了一句。

    其他人闻言只也跟着道了一句「下雨好啊,再不下雨,我们这田地里恐怕都没有雨水灌溉田地了。」

    「想来还是一场暴雨呢,咱们也赶紧回去吧。」

    听到有人提议,众人便也收了锄头开始往田埂边走去了。

    大家一边走着,一边聊着今年的年景,看起来倒是一派平和景象。

    而当他们一群人走到村落之时,却见一群戴鸟羽面具的黑衣人此时正在挨家挨户搜寻着什么。

    冷十三下山以后从未见过这么一帮人,故而他只忍不住问向身边人道「他们是什么人?这又是在检查什么?」

    听到冷十三的问询,那同村的村民只对冷十三道了一句「你这都不知道?」

    冷十三尴尬的笑笑「我这不是在山上被困住了吗?我怎么可能知道什么?」

    那村民闻言也不怀疑,他只同冷十三介绍着那些黑衣人,不过似乎是怕被对方听见,他在介绍这些黑衣人时,声音只刻意压得很低「你这都不知道啊,前几天山主送走枫林寨那兄弟后,便迎回来这几个煞星,听说他们功夫可高着呢!山主有他们怕是官府来人也不怕了。」

    冷十三听那人说了个寂寞,知道对方也不知道这群人的来历后,他便又换言只低声问道「那你可知道他们现在是在做什么吗?」

    听到冷十三的问询,那人立刻低声解释道「山主好像怀疑咱们这村落里有官府那边的女干细,所以她在让这些人查探女干细的下落呢。」

    那人正说着话,不想不远处忽然便发生了争执。

    一名少年正挡着自家破败不堪的房门,当下他只不让这几名黑衣人进去,并且他只大声呵斥道「你们不许进来!这是我家。我们家才没有你们要找的……」Z.br>

    然而他的话音还没落下,便见一道银光闪过。随后不过片刻少年人的头颅便从脖子上分离开来,于此同时腔子里的鲜血只如喷泉一般喷洒开来。

    一切发生的实在太快,甚至少年的嘴还在张合,甚至周边的人也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而那几名黑衣人杀完人后,便将少年直接往旁边一推,少年的身躯一推就倒,随后他们便径直往屋里走去了。

    不过顷刻屋里便响起女子的尖叫声,但也不过须臾女子们的尖叫声便也消失殆尽。

    而于此同时,这群原本跟冷十三走在一起讨论着今年的年景的农夫在看到前面的情景时,好几名青年农夫便立刻气红了双眼,他们扛着锄头便冲过去要与那些黑衣人拼命。

    冷十三见此情形,正也不知自己该不该出手,不想他身边的农夫却是突然按住了他的双手,并且那人只低声对冷十三告诫道「咱们就别去凑这热闹了,刚才冲过去的那些人都是孩子的本家,而且那些黑衣人一看就不是好对付的,如果我们有胜算,过去帮忙便也就罢了。现在过去,只怕就是送命。」

    而几乎是在那人话音刚刚落下之时,一名黑衣人便手持利刃,将那几名挥舞着锄头,想要与他们拼命的农夫直接给拦腰斩了。

    看到眼前这情形,原本在门口的妇人们只也被吓得瑟瑟发抖,而街上的孩子更是被吓得嚎啕大哭。

    不过那些黑衣人,并不理会屋外的情形,他只在杀完人后,便一边用布擦拭着自己剑上的血迹,一边警惕的环视着众人,而其他人看到他一人之力便将几人围攻都解决了,当下自然再也没有人敢上前

    与之对战。

    而一旁的冷十三看到这情形,虽然觉得黑衣人无耻,那些被杀之人无辜。

    可他也知道自己一旦出手,自己的任务便要失败,故而他当下并没有出手。

    而那在屋里的几人在搜寻了那屋子却什么都没有找到后,便也从那家的屋子出来了。

    于此同时,他们只也往下一户人家走去。

    原本宁和的云湖村在见识到这群杀神的凶残之后,便也开始变得不再宁和了。

    妇人们抱着孩子瑟瑟发抖,便是他们闯进里屋去检查,也没人再敢阻拦了。

    毕竟刚才老吴家的孩子不过就是多说了一句不许他们进去,他们便二话不说只将那孩子杀了。

    这哪里是什么帮手啊,这分明就是杀人凶手。

    而于此同时,一名黑衣人只也朝着这群刚刚归家的农夫缓缓走来。

    纵然是这群农夫也不禁被黑衣人吓得不轻,其中有人更是在与黑衣人对视时被吓得竟尿了裤子。

    随后那人只干脆坐倒在地上,也带着哭腔道「大人,我什么也没干,我也不是女干细啊。」

    那黑衣人见这人如此不中用,视线便也转移到其他人的身上了。

    其他人虽然不耻于这黑衣人的手段,可他们对黑衣人的恐惧感却也很明显,几乎是在黑衣人看向他们的时候,他们便立刻像只鸵鸟一般只恨不得将自己的头颅埋到了地底下,而视线在与黑衣人对上时,他们更是各个收了眼神。

    仿佛只要他们不与黑衣人对视,他们便不会出事一般。

    那黑衣人见这群人如此怂包,当下自然便也收了自己的视线。

    不过就在他准备离开之际,他忽然发现这群人之中,似乎有一人的视线是在注视着自己的,而当他转身看过去时,便见一名身形黝黑,个子高状,容色普通的青年似乎正在看着自己。

    他只立刻朝着青年走了过去。

    「你是什么人?」他对着青年出言问道。

    青年没有回话,他只是冷眼看着黑衣人。

    黑衣人见这青年如此有种,便也忍不住对着青年试探了一下,他只将刀刃架在了青年的脖子上。

    他本以为这青年会动手反抗,然而即使被刀架在了脖子上,他竟也没有还手。

    看样子这恐怕也只是个傻大胆,他自身应该是没有功夫的。毕竟若是他真会功夫,那他现在便应该出手回击才是。

    那人见青年没有再动手,便也准备转身离开了。

    然而就在此时,那刚才一家男丁都被屠尽的小屋里,只突然冲出来一个小女孩,那小女孩手中拿着一把镰刀,便准备冲过去与那些黑衣人拼命。

    黑衣人们见状,自然只也准备将小女孩直接毙命于刀下。

    然而就在此时,那准备出手的黑衣人的刀刃眼见着便要扎向那小女孩的时候,一枚石子却是不偏不倚的打到那人的刀刃之上。

    随后那石子竟是震的刀刃直接断裂。

    刚才被仇恨冲昏头脑的小女孩一看到这种情形,也不禁吓得瞪大了双眼,随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好半刻后,她才似是反应过来自己刚才似乎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

    然而黑衣人们看到被震断的刀刃,自然便也意识到了这里面藏着那女干细了。

    只是一切太过突然,他们也没有看到那女干细是从何处出手。

    眼见着他们又准备出手对付那小女孩,不想刚才那群农夫之中的一人只突然便往山林方向飞身而去。

    他的主动暴露自然也让这群黑衣人留了小女孩一命,于此同时,他们只立刻便朝着那人的方向而去。

    而他们追击的人自

    然便是冷十三了。

    冷十三是等自己出手之后便后悔了的,毕竟自己刚才如果不出手的话,自己的身份便也不会暴露。

    可是看着那小女孩也即将被处理掉时,他实在做不到似这群人这般狠心。

    而且他当下只也不禁想到的是他的妹妹,他曾经也有一个妹妹,在被仇家寻仇的时候,他与妹妹相依为命逃跑。

    然而妹妹因为在路上摔了一跤被仇家杀了。

    而当时没有功夫的他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妹妹命丧敌手。

    也是从那时候他开始想要变强,他后来强大了,也除了仇家,然而他的妹妹却是再也回不来了。

    或许也是因为这一遭,故而他在随后竟是忍不住出手了。

    而如今既然已经这般了,那他要做的自然是救人救到西。

    反正他都出手了,再主动暴露也没什么,毕竟自然如果不主动暴露,依这些人的手段,他们恐怕会直接对这个村里的村民们下手,也是因此他直接便往后山林子而去。

    而那群黑衣人一见冷十三往后山林子而去,他们自然便也紧随其后。

    冷十三与他们且战且退,很快他便行到一处后山之地,随后熟悉地形的他,很快便立刻往那底下的小茅草屋而去。

    他心中十分清楚,他虽然功夫还算高强。然而这群人的功夫在刚才且战且退的试探里也能够看出来,他们的功夫也是不差的。

    也是因此,他没有直接与他们正面硬刚,当下的他只是转头进入那后山堆放稻草的屋子里去了。

    而在他进入屋子之后,这群黑衣人倒也不敢立刻进去了,黑衣人们只是互相对视了一眼。

    随后在为首之人的一个眼神暗示之下,终于其中一名黑衣青年朝稻草房里走了进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