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1261章 对自己残忍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霍格沃茨大门。

    捏着怀表的海格正盯着上面的时间。

    就在不久前,海格收到艾伯特的信,说是要来霍格沃茨,顺路过来看望他。

    这件事着实让海格大吃一惊,但他也非常愉悦地过来接老朋友。

    在听到幻影显形的噼啪声后,海格立即伸长脖子环顾四周,却依然没看见艾伯特。

    “下午好海格!”

    一个温和的声音陡然从身侧响起,海格猛然扭过头,看到艾伯特毫无预兆地出现在他的身侧,正微笑着挥手跟他打招呼。

    “你这样容易吓到人。”海格忍不住抱怨道,但还是微笑着给了艾伯特一个拥抱。

    “抱歉,我需要确定没有人埋伏我。”艾伯特无奈解释道,“你应该知道的,神秘人与食死徒现在都想除掉我,我不得不小心点。”

    虽是这样说,但艾伯特实际上也没把这件事放心上,只是下意识保持警惕而已。

    在现在这种糟糕的环境下,让自己随时保持警惕还是很有必要的。

    “别担心,霍格沃茨很安全。”

    海格下意识就要拍胸膛保证,他很快意识到了什么,又改口说:“至少现在很安全。”

    在失去邓布利多后,霍格沃茨也跟英国其他地方一样,变得不再安全了。

    “你最近几天似乎过得不太好。”

    艾伯特扫了眼被重新修复的铁门与两旁的带翅的疣猪雕像,跟着海格一起并肩走进学校。

    如果是以前这时间点,现在的霍格沃茨应该还在上课,绝不会像现在这般荒凉。

    “你怎么知道?”海格吃惊地问。

    “我们都认识好几年了,你的脸上可藏不住心事。”艾伯特笑着说。

    “阿拉戈克死了,我把它埋在南瓜地里。”说起这件事,海格的情绪就变得很低落。

    “按照八眼巨蛛的生命周期,阿拉戈克已经非常长寿了。”艾伯特开口安慰道,“你不能按照人类的标准去要求它。”

    “你说的对。”海格重新调整自己的心情,侧头问起艾伯特来学校的原因,“对了,你怎么会想到来霍格沃茨呢?”

    “我来找麦格教授,顺便把一份文件带来让她保存。”艾伯特倒是没打算对海格隐瞒,反正也不是什么要紧事,至少对他来说不是要紧事。“什么文件。”海格颇为好奇地询问道。

    “1985到1997年期间麻瓜巫师出生记录。”艾伯特说。

    “这玩意有什么用?”

    海格更疑惑了,不明白艾伯特想做什么。

    “拉那些孩子一把。如果不额外备份,等神秘人控制住魔法部后,肯定会销毁这些东西,到时候这段时间出生的麻瓜学生想要入学就会很麻烦,甚至会因此而错过入学的机会。”

    “对那些孩子来说,错过霍格沃茨将会是人生一大遗憾。”

    “神秘人控制魔法部?”海格的声音不由拔高几分。

    “这很正常,不是吗?神秘人与食死徒一直都想那样做,只是时机还未到而已。不过,也不远了。”艾伯特仿佛只是在讲述一件理所当然的事,语气平静得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他们终归会成功的,斯克林杰不是邓布利多,根本不可能阻止神秘人,更别说整个魔法部矛盾重重,垮台已经是迟早的事了。”

    “话说回来,你是不是已经很久没去参加过凤凰社的会议了。”艾伯特似乎很笃定这件事。

    “就算过去,也帮不上什么忙。如果真需要我的话,麦格教授会告诉我。”

    海格伸手挠了挠脑袋,很多事它确实帮不上什么忙,所以他通常也不会去凤凰社总部添堵。毕竟,海格实在太好追踪了,本身又不懂得反追踪,很容易暴露凤凰社总部的位置。

    “对了海格……”艾伯特忽然说。

    “什么事?”

    “你现在差不多该接受事实了。”艾伯特看着海格,语气很认真。

    “接受什么。”海格迷茫地问。

    “八眼巨蛛的问题。”艾伯特提醒道,“在阿拉戈克死后,那群大蜘蛛不再欢迎你了,对吧。”

    “阿拉戈克死后,其他蜘蛛确实不肯让我靠近他它们的网子。”海格沉默片刻,对此感到十分难过。

    “海格,你自己犯了个大错误。”

    “什么?”

    “你太想当然了。那些大蜘蛛只是因为阿拉戈克的命令才没伤害你!”艾伯特侧头看向放缓脚步的海格,“它们不是和你相处五十几年的阿拉戈克,你们之间没什么感情。”

    “可他们是阿拉戈克的孩子。”

    “时代变了海格,现在已经不是阿拉戈克的时代了。”艾伯特语气一顿,警告道,“除非你认识那群大蜘蛛的新领袖,并且与他结缔深厚的友谊,否则你对那些大蜘蛛来说就是一大坨送上门的食物。”

    “我敢说,你肯定不认识那些大蜘蛛的新领袖,甚至都不认真那些大蜘蛛!”

    海格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些什么。

    他确实不认识那群大蜘蛛的新领袖。

    不,应该说,海格除了认识阿拉戈克与他的妻子外,不认识其他蜘蛛。

    阿拉戈克的后代数量实在太多了。

    “那群大蜘蛛很快就会被食死徒拉拢。”艾伯特撇了海格一眼,继续说:“它们以后会威胁到霍格沃茨学生的生命安全。”

    “可它们生活在禁林里。”海格干巴巴地辩解道。

    “我们迟早会跟神秘人决战,那群大蜘蛛也会跟巨人一样,肯定会被食死徒拉入这场战争中。”艾伯特的语气不由加重几分,“海格,我希望你能认清现实,如果你不想看到好朋友因那群大蜘蛛而死的话。”

    “不,这、这不可能。”海格的脸上一片惨白。

    “我希望你能明白,战争是要死人的,但如果真的要死人,那最好死的是敌人,而不是我们的朋友,除非你希望自己的朋友去死。”

    艾伯特没理会愣在原地海格,他直接穿过橡木大门,朝麦格教授的办公室走去。

    有些事需要海格自己想明白,如果海格自己都没能想明白,别人说再多也只是白费口舌。

    麦格教授并未搬进校长办公室,仍然还在城堡二楼。

    由于邓布利多死后引发的一连串混乱,导致霍格沃茨校董们仍然还在犹豫是否要关闭学校。

    在这种糟糕时期,没有邓布利多庇护的霍格沃茨可算不上安全,那些家长未必会冒险将人送到霍格沃茨。

    所以,他们并未着急任命麦格教授为新校长,尽管她确实是目前最合适的人选,但这件事仍然还需要继续观望,如果魔法界的环境能变好的话。

    “下午好,安德森先生。”

    “下午好,教授。”艾伯特朝麦格教授露出一个温暖的微笑。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我听他们说你离开英国了。”

    麦格教授后退一步,邀请艾伯特进自己的办公室。

    当初,听说艾伯特被神秘人与食死徒追杀时候,麦格教授还很担忧艾伯特的处境。

    不过,现在看来当初的担忧有些多余。

    “嗯,今天有事回来一趟,顺便把这个拿来给你。”艾伯特抽出魔杖轻轻一挥,凭空招来一本文件夹。

    “这是什么?”

    麦格教授接过艾伯特递来的文件夹,伸手翻阅的同时随口问道。“1985到1997年期间麻瓜巫师出生记录。”

    艾伯特坐到麦格教授对面的沙发上,又挥了下魔杖,再次凭空变出两杯红茶,向翻阅文件夹的麦格教授解释道,“这是我找斯克林杰要来的复印本。”

    “为什么要把这份资料给我呢?”

    麦格教授抬起头望着艾伯特,有些好奇对方这样做的用意。

    “我想有了这份资料,就算神秘人或食死徒控制魔法部后,抹去这期间出生的麻瓜巫师记录,那些孩子也不会因此而错失踏入魔法界的机会。”艾伯特微笑着解释道,“教授,你以后会成为霍格沃茨的校长,我觉得将它交给你保管是最好的选择。”

    “看来,这场混乱已经无法避免。”麦格教授没有在意艾伯特说自己会成为校长这件事,脸色反而有些阴沉。按照艾伯特的预言,在伏地魔会控制魔法部后,斯内普会成为新校长。

    “虚伪的和平假象总有一天会破碎,那就让他自然破碎吧,”艾伯特放下茶杯,平静地说:“我能理解你们的想法,但就算强行维持,并没有多少好处,如果强行压制让它继续积压,总有一天会像炸弹般炸开,对谁都没有好处,结果也只会更惨烈。”

    “可邓布利多不是说哈利……”

    “这不是哈利可以解决的问题。”艾伯特似乎不太想谈及这件事,岔开话题询问道:“布巴吉教授现在怎么样了?”

    “你说布巴吉教授吗?”麦格教授皱起眉头,回想起艾伯特当初的警告。

    “看来,她没把我的忠告当回事啊!”艾伯特叹了口气,摇头道:“算了,反正我已经劝过她了,布巴吉教授也不是小孩子,想必能承担……自己选择的结果了。”

    说完,艾伯特猛然看向窗户边。

    “布巴吉教授只是不知道该去哪儿,我会劝她离开英国,去国外暂住几年。”麦格教授已经意识到情况不妙了,准备待会就去跟凯瑞迪聊聊,建议她尽快离开英国。

    就在这时候,一团银色光球直接闯入麦格教授的办公室,光球里响起了中年男子的声音:“米勒娃,布巴吉失踪了。”

    办公室里忽然静得可怕。

    “哦,看来已经迟了。”艾伯特轻声说,“也对,神秘人与食死徒怎么可能会容忍一个宣传纯种巫师与麻瓜出身巫师平等的人存在呢?她大概会沦为祭品吧。”

    “等等,你要去哪儿?”

    麦格教授连忙叫住转身准备离开的艾伯特。

    “哦,别担心,我没想过去救布巴吉。”艾伯特知道麦格教授误会了,轻声说。

    麦格教授张了张嘴,有点迷茫,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话。

    “如果我去救她,神秘人与食死徒就会认为那是我的弱点,接下来恐怕会有更多人因此倒霉。”艾伯特仿佛看穿了麦格教授在想什么,故作颇为无奈地耸了耸肩道:“他们会尝试抓住更多人,试图借此将我引诱出来。你知道的,他们想杀死我。”

    “当然,如果你们想去救她,我倒是可以帮你们占卜,应该可以得到一些有用的情报,但恐怕得付出代价。”艾伯特没有特别想去救布巴吉教授的念头,哪怕这件事已经触发了任务。

    当初,他愿意提醒对方,是因为布巴吉教授一直试图消除纯血巫师与麻瓜巫师的种族歧视,是一个值得尊重的人。

    这也是艾伯特刚才愿意顺嘴询问麦格教授一句的原因。

    然而,布巴吉教授未把艾伯特的话当回事,并为此付出了代价后,想扭转她的命运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未来,从来都没有那么容易改变。

    这也是艾伯特不去救布巴吉的原因之一,想要强行扭转未来,很可能要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

    布巴吉教授对他来说,终归也只是个陌生人。

    就在这时候,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撞开了,海格急匆匆地闯进办公室,大口口气地把扛在肩膀上的弗立维教授放在地上,“出事了……”

    “嗯,我们已经知道布巴吉教授被食死徒抓走了。”艾伯特从水晶球上收回手,扭头看向海格说。

    “现在该怎么办。”弗立维皱眉看向艾伯特,“她当初应该听从你的建议离开英国的。”

    “是啊,但布巴吉教授没有,所以她很可能因此丢掉性命。”艾伯特语气很平静,他扭头对麦格教授说,“我建议你们可以通过金斯莱让魔法部帮忙,最好不要亲自跟食死徒发生冲突,毕竟到时候你们还需要继续留在霍格沃茨保护学生。”

    “至于布巴吉教授是死是活,就看她的运气了。”

    “看她的运气了?”海格简直不敢相信艾伯特居然会这样说。

    “我曾提醒布巴吉教授离开英国避难,但她自己不走留下来等死,我还能怎么办。”艾伯特平静地说,“每个人都需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你也一样海格,记住我的话,别让某些愚蠢的事影响了你的正常判断。”

    艾伯特没忘记在最后的霍格沃茨决战中,八眼巨蛛也参与了对霍格沃茨城堡的进攻。

    不知道有多少学生因此而死。

    也许不能全算到海格头上,但他也别想把自己摘出来。

    当时,海格的表现简直糟糕至极,自己更是愚蠢到被蜘蛛抓走,实在让人很难容忍。

    艾伯特希望海格能清醒点,别把自己人给一并坑了。

    卢平就是个最典型的案例,中他是被安东宁·多洛霍夫给杀死的,而哈利曾有机会可以阻止这一切,但这位救世主却用自己的亲身体验告诉所有人什么叫: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所以,卢平死了。

    他本来可能活下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