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757章 心中当有一柄剑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蹬蹬……”方南被楚云愁气势所慑,不由倒退了两步。

    他是真觉得自己打不过楚云愁,雷海潮和楚云愁那是太清宗两个绝世天骄,他没有和楚云愁交手过,但是却和当初的雷海潮切磋过。那个时候的雷海潮只是刚刚突破化神,是一个化神一重,而那个时候的他是化神六重巅峰,却被雷海潮干净利落的击败。

    那个时候的楚云愁还很弱小,没有名声。雷海潮在太清宗如日中天,被人拜服。

    后来楚云愁崛起,常常有人说楚云愁是小雷海潮,他方南心中有数,自己当初化神六重,打不过化神一重的雷海潮,现在自己化神圆满,同样打不过化神三重圆满的小雷海潮,楚云愁。

    他从楚云愁眼中看到了杀意,心中难免生出惊恐。

    人就是这样!

    当他以为自己能够以副宗主的身份压制楚云愁,当他认为楚云愁会恐惧他背后站着的百战川的时候,他是自信的,他是嚣张的。

    但是当他意识到对方根本不在乎他这个副宗主,更是不害怕他身后的百战川的时候,他的心里反而恐惧了。

    没听到楚云愁都不称呼百战川为宗主,而是直呼其名吗?

    惊恐之下的他不由分辨道:“我这也是为了宗门,老宗主之死,古铄难辞其咎。百宗主是为老宗主报仇,为宗门讨个公道,你如今杀意外露,难道要反叛宗门,要杀我……”

    方南越说越觉得自己有道理,语气也通顺激昂了起来,但是站在他对面的楚云愁却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放声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为老宗主报仇?为宗门讨个公道?我去你妈/的!”

    “轰……”

    方南完全没有料到楚云愁说出手就出手,楚云愁可是光属性,那速度有多快?

    砰的一脚就踹在了方南的身上,方南就像一个弹丸一般倒飞了出去,撞碎了院落的门,摔在了外面的地面上。

    楚云愁的声音充满了冷意在夜色中回荡:“我楚云愁今天发誓,在这非常时期,谁敢破坏抗妖大计,我杀谁!”

    夜风吼叫着刮过长街,声音在墨染的黑暗里传播了出去。

    方南从地上爬了起来,目光怨恨地盯着破碎的院门看了一眼,然后转身离去。

    院门内的楚云愁,脸上渐渐现出了一丝暗然。

    太清宗的状况,让他的心中堵,很堵!

    夜风吹过大荒,天空中云层厚了些,无星无月。寂静的大荒中,偶尔传出来几声吼叫。古铄三个人行走在夜色的大荒中。

    “老哥,你说妖族渡劫会不会藏在黑沼泽伏击我们?”

    “不会!”向纵横摇头道:“你不了解大荒,或者是说你还不够了解妖族。妖族就是一个纯粹的丛林法则。如果让别的妖族知道了那个妖族渡劫身受重伤,他们会把他杀了,吃了他的肉,夺了他的宝。就算他把我出现的事情说了出来,那些妖族渡劫也不敢来。”

    说到这里,他傲然一笑:“你年纪太小,不认识我。但是那些渡劫基本上都是和我同时代,他们可都认识我。之前那三个妖族没有认出我来,是因为我消失的太久,又出现的突然。他只要回去想一想,就会想起来我。那些妖族渡劫如果知道我来大荒了,没有那个胆子伏击我。除非是大荒老祖。”

    古铄有些怀疑他在吹牛逼,但是没有证据。反正到了黑沼泽就清楚了。

    向纵横偏过头看着古铄道:“你很不错。”

    “我很不错?”古铄讶然。

    “不是指你的修为实力!”向纵横眼中有光:“是你敢杀青蛇,你当时就没有想到会引起这一系列麻烦?

    比如你被天盟驱逐天玄,比如你现在被太清宗追杀?”

    古铄沉默了片刻,吐出了一口浊气道:“我总觉得,我辈人族修士,心中当有一柄剑。”

    说到这里,他抬手拍了一下梁五的手臂:“你的心中要有一把刀。”

    向纵横眼睛一亮,但口中却说:“剑太利,易伤锋。”

    古铄点点头道:“所以也要学会藏剑!”

    “说说!”向纵横看着古铄,眼中有赞赏。

    古铄知道这是向纵横在考核自己,便笑道:“我辈修炼之人,如果心中没有一柄剑,便不会一往无前。但若是一直心怀利刃,而不知藏,便会变成一个莽夫,只知好勇斗狠。”

    “叔叔,那该何时出剑,何时藏剑?”小五问道。

    古铄沉默了片刻:“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凭自己心意,当意难平之时,便出剑。”然后看向向纵横道:

    “老哥可有教我?”

    向纵横叹息了一声:“我辈人族当心中有剑,但是这剑不藏也不行。如剑不藏,凡事都以自己心意为是,那便是邪道。人族会出现大乱,所以四大宗门成立天盟,制定规矩,便是给这剑做了一个鞘。给人族一个相对的安定,让人族不至于内斗过巨,走向灭亡。

    但是,当那些规矩用错了地方,或者已经变得不合时宜了,将这柄剑束缚得太紧,那就需要剑出鞘,来斩碎这些规矩,也只有斩碎了那些陈旧的规矩,才会有新的规矩。”

    “那……我斩杀青蛇,是对是错?”

    “对!”向纵横答得斩钉截铁:“我们人族已经被妖族逼得大迁徙了一次,这就已经告知了我们,对妖族一味地妥协是没有出路的。只会让妖族变本加厉。有些人说的好听,说那是智慧,是为人族求生存的智慧。

    那就是放屁!

    那是他们心中已无剑!

    人杰之所以被称之为人杰,就是因为他们敢做别人不敢做的事情,那才是心中有剑。现在的天玄渡劫已经心中无剑。

    我们的祖宗都被妖族像赶鸡狗一样地赶出了大荒,万年之后,只是派来一个化神的青蛇,就让他们不敢出剑,修为再高又有何用?

    废物一群!”

    当晨曦渐露之时,三个人进入到黑沼泽。

    果然没有妖族在这里埋伏,古铄不由看了一眼向纵横。

    还真没有吹牛逼啊!

    真不知道当年的向纵横会是何等威风!

    不过,他这么厉害,手臂是被谁斩的?

    古铄看了一眼向纵横,没敢问。

    “跟我来!”

    古铄沉入了黑沼泽,向纵横和小五也释放灵力护罩,然后跟在了古铄的身后。

    来到黑沼泽底部,古铄又看了一眼三足毒蟾,还是那个样子。想了想,自己现在已经是化神七重圆满,这是化神后期了,让三足毒蟾突破渡劫,自己应该也能够掌控,而不被反噬吧?

    更何况,自己的化神七重可不是其他修士的七重。

    便将一只手伸过去道:“你吸一丝毒素,只能够一丝,不要多。”

    那三足毒蟾眼中现出喜色,然后伸出了舌头缠绕在古铄的手腕上,便有一丝毒素被他吸了进去。之后便见到他的皮肤如同波浪般起伏了起来,然后在黑沼泽内翻腾了起来,一副非常痛苦的模样。

    古铄便对向纵横道:“老哥,你们两个顺着那个通道走,大约五千里。我留在这里看看。”

    “嗯!”

    向纵横带着小五进入到洞口之内,消失了踪影。

    古铄看着三足毒蟾,眼中现出忧虑之色。

    半日左右,那三足毒蟾终于不折腾了,趴在了那里一动不动。古铄的神识扫过去,眼中现出了放松之色。

    三足毒蟾进入沉睡了。

    也许等三足毒蟾苏醒之后,就是突破渡劫之时,也或许依旧没有突破。

    不过,古铄总算放心。转身冲进了山洞,奔掠而去。

    洞窟。

    古铄的身影出现,向纵横看向了古铄,古铄则是看向了盘膝坐在中央的小五。

    “古小弟,这个地方真的很好,非常适合小五。”

    古铄点点头,来到洞窟的中央盘膝坐下:“老哥,我也修炼了。”

    “嗯,我给你们两个护法。”

    这一次,古铄用了五年多的时间,终于修炼到了化神八重巅峰,只差阴阳鱼眼中的神韵,便可以达到圆满。只是他知道自己应该离开大荒了,因为那雷谷的雷池没有效果了。在大荒引天劫太危险,会天玄会安全许多。

    睁开眼,便看到小五在那里挥刀,威能尽皆锁在了刀势之中,所以没有破空之声。

    古铄感知着刀势,眼中露出喜悦,小五的修为已经突破到了出窍中期圆满。看来这是向纵横怕他境界虚浮,让他通过练到来夯实境界。

    “醒了!”向纵横看过来。

    “古叔叔!”小五也停下来练刀。

    “嗯!”古铄看向两个人道:“我要回天玄了。”

    向纵横点头道:“走,我带你去昆吾宗的秘境藏书阁。”

    古铄神色一动:“昆吾宗的秘境在大荒?”

    向纵横神色傲然道:“昆吾宗的秘境有很多,大荒有,天玄也有。不过昆吾宗的宗门一直在大荒。”

    “一直在大荒?”古铄不由惊讶。

    “嗯,昆吾宗和别的宗门不一样,别的宗门有着大量的弟子,可以说是宗门跟着弟子走。所有弟子都去天玄了,宗门自然也就在天玄重建。但是昆吾宗每代只有一个弟子,没有必要在天玄再重建宗门,所以昆吾宗就一直在大荒。藏书阁自然也在大荒。”

    三个人原路返回,在黑沼泽下,古铄看到三足毒蟾还在沉睡,便祭出了乾坤鼎,将三足毒蟾收了进去。

    数月之后。

    三个人站在连绵山脉中的一座山峰下。

    向纵横一脸的感慨:“这座山就是昆吾山,昆吾宗就在这座山峰中。我们走吧。”

    古铄跟着前行:“老哥,你就不怕宗门被妖族发现?”

    “不会!”向纵横摇头道:“在人族还没有迁徙之前,昆吾宗在大荒也是一个秘密。人族都不知道昆吾宗在哪儿,就别说妖族了。”

    古铄便是一愣,随后也恍然。

    昆吾宗正如其他人所言,一代只有一个人,这如何守宗门?

    自然也要保密,以免自己不在家的时候,被人偷家了。

    踏入昆吾山,向着山上走去,来到了半山腰,没有继续向着山峰之上走去,而是绕着来到了一处林中,一个很是寻常的地方,便见到他拿出来一个令牌,向着那处一扔,那令牌就消失了,周围也没有什么变化。向纵横向前走去,身形便消失在古铄的视野中。

    “好高明的阵法!”

    古铄心中一惊,然后也举步向前,眼前的景象大变。

    眼前再也不是昆吾山的模样,而是一处有着数十座宫殿的地方,宫殿的造型古朴而霸气。身后出现了小五。

    “走吧!”

    向纵横带着古铄向着一处宫殿走去,然后用令牌打开了宫殿的大门,古铄走进去一看,便看到了无数的书籍和玉简。

    向纵横站在门口,懒得再往里面走:“古小友,第五层有着阵法隔绝,你进不去,那里面是昆吾宗的核心传承,不能给你看。一到四层,你随便看,想要复制也可以。我就不在这里陪着你了。我去训练小五。你如果看完了,到外面喊一嗓子就行。”

    “好!多谢老哥!”

    向纵横摆摆手:“这不算什么,你传给小五功法,又带着我们去黑沼泽,要说欠,是我欠你。”

    古铄笑了笑,没有再说话,这个事情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向纵横觉得这些功法传承不重要,但是对于古铄来说,也许也不重要,但也许非常重要。这要看这些功法传承的内容。

    向纵横非常干脆地带着小五离开了,古铄开始从第一层看起。

    太多了!

    不可能一本本去看,那得看几百年。所以,古铄直接释放出神识,分出千万缕,每一缕神识覆盖了一本书籍,或者一个玉简。只是匆匆扫一下,他自然就能够看到那个是水火方面的传承,那些是和水火无关的传承。他没有那么贪得无厌,自己和向纵横承诺,自己只看功法,所以功法以外的书籍和传承他是不会看的,哪怕向纵横不在这里,只求自己心安。

    所以,半息的时间,就把第一层不是功法的书籍和玉简淘汰,又半息的时间,将不是水火的传承功法淘汰,如此整个第一层就剩下了一千多本书籍和玉简。然后他用了三息的时间,确定一下这一千多本中有没有自己没有看过的。

    ++++++++++

    感谢:郑_春_伟打赏500起点币!

    兜兜里有肉打赏150起点币!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