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返回上一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9章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夜沉如水。

书房里点着豆大的灯火,透过笼着的青纱显出朦胧而模糊的光亮。

陆嘉学一直没有说话,他靠着椅背在闭目养神。

程琅走进来,缓缓地站在陆嘉学的面前,喊了他一声舅舅。

当他知道陆嘉学安然无恙之后就明白了,陆嘉学没有中计。程琅甚至已经做好了陆嘉学不会放过他的准备,这个人容不得别人的背叛。

陆嘉学睁开了眼睛说:“你母亲当年嫁去程家的时候搂着我哭,因为她是去给人做妾的。我心疼你母亲,所以当我做了都督之后,立刻逼程家把她扶正了,还给你安了个好出生。让你的仕途一帆风顺,你现在就是这么回报我的吗?”

程琅立刻就跪下了,一撩衣袍跪得干脆利落。

“舅舅实在是误会了,外甥不是有意让别人知道的,实在是那日消息走漏……”

他边说陆嘉学就缓缓走到他面前,没等他说完就抬手给了他重重的一耳光。

程琅紧抿着嘴唇忍了下来,表情都没有变。

“这是打你恩将仇报。”陆嘉学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冰冷地说,“以你程琅的小心谨慎,会不小心走漏消息?”

程琅的表情依旧不变,而是继续说:“舅舅要是不信我也没有办法,人总有百密一疏的时候……”

“要不是看在你是你母亲唯一儿子的份上,我早就废了你了。”陆嘉学道,“给我起来吧。日后再让我发现你暗中动手脚,别管我真的对你不留情。到时候就是你母亲亲自来求我,我也不会放过你。”

程琅应了一声是,站起来退出了书房。走到外面时才后背发凉,是逃过了一劫的。

没想到陆嘉学竟然一直在防备他。

魏凌是看到程琅出来的,他进去跟陆嘉学谈日后朝廷定局之事,一直到半夜宫中传来的消息,说是事情已经办好了,这才算完。陆嘉学带着人回宁远侯府中,魏凌则去宜宁的院子里看她。

得知她已经睡了,他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终于还是离开了。

宜宁第二天起来,一如往常地吃早膳,只当昨天根本没见过陆嘉学。她一打听,陆嘉学也已经离开了英国公府,心里更是松了口气。

再过两天,回事处的人过来,送了过年用的糕饼糖块,红纸和金箔。宜宁陪着庭哥儿剪纸玩,等到了三十的前一天,宫里才传来消息,说是皇上久病驾崩了。陆嘉学已经带兵进了太子府,贴身保护太子。但是大皇子罹难的消息还没有传来。

这不要紧,反正皇上一死,太子登基就已经是名正言顺的事了。大皇子的死讯什么时候传来都无所谓。

魏凌因此更忙了些,时常有人半夜来找。才歇下没几个时辰就要起身去宫里,或者去卫所。宜宁觉得他辛苦,加之魏老太太到了年关身子骨更差了,她就主动揽过了英国公府过年时迎来送往的差事。这样一来她也忙了。英国公府虽然人丁少,但是排场大。光府里养着的下人算下来就有三四百个,这还不算外面的田产和铺子。

反正朝廷一出这事大家都忙,程琅也没空过来教庭哥儿,也没空来拜见魏老太太。赵明珠的亲事定不下来魏老太太也急,但是再急都没有办法,好马不能强按头,逼上去问人家哪个愿意?

赵明珠倒是不急,想着魏老太太的话要讨好宜宁,就带着忠勤伯家的小姐沈嘉柔来东园找宜宁。结果碰到宜宁在见管事。

逢年过节的,外头的管事都要来主人家里拜个年。提得些个腊鸡腊鸭的,家底更厚实的还要送锦鸡和山参。宜宁见是见他们,也问得个铺子和田庄今年的光景。她这么些年下来自然经验是攒了不少,更何况还是跟在罗慎远身边的,别人也别想糊弄了她。

隔着一道珠帘,赵明珠就听到宜宁问:“去年收得四千两,今年少了三成。管事说是干旱闹的,别人家的干旱可没有少这么多的。”

管事急得直冒汗:“大小姐,是因我们那儿地势高,下了雨更留不住,所以受旱更严重!”

“那你便先不回去了。”宜宁接着说,“等过了年,我派人跟你去看看再说。你下去吧。”

说罢手里的茶盖盖起来了。

坐在外面的管事和掌事婆子都听到了,小姐看似温言细语,实则不好糊弄。眼睛又尖,估计是识书断字的好手。那账本略微粉饰一下可是瞒不过去的。有什么亏损的非要拿出了十足的理由才可说得过去。

赵明珠听到那句大小姐的时候脸色就不好看了,又听到沈嘉柔在旁边惊叹:“你们家这小姐好生气派,我们家里可没有这么气派的!”

她觉得心里堵得慌。

当然是气派的,英国公府里独她一份。刚来的时候还唯唯诺诺的,养了一段时间却越发的镇定自若了。这是见管事,平时跟着魏老太太在世家往来,也从来不怯场,大方得体。人家都夸她比从小当世家女子教养的还得体……说这话不就是打她的脸吗?

她倒是也想逞这个威风,但这些外面的管事婆子对她这个寄养的小姐并不是这么尊重,她罗宜宁能喊得动这些人。还是有英国公连夜派人叮嘱过的“——宜宁的话就是我的话,若是我从她嘴里听到尔等半点的不敬,立刻就赶出英国公府去。”有英国公撑腰,自然谁都不敢惹了她。

虽然记得魏老太太的话,赵明珠还是满心的别扭和不舒服,拉着沈嘉柔离开了东园。

她问沈嘉柔:“你兄长的亲事定下来了吗?”

沈嘉柔摇头道:“他倔得很,谁拿他有个办法啊。”

沈嘉柔想起他兄长来。母亲提起他的婚事,他就紧抿嘴唇不说话,忠勤伯夫人气得要拿家法了,他才跟忠勤伯夫人避进内室说话。等出来的时候,忠勤伯夫人满脸的舒心和喜气,也不再逼儿子表态了。她看着古怪得很,问母亲:“哥哥跟您说了什么啊?”

忠勤伯夫人却瞪了她一眼道:“你别过问!”然后拿了哥哥的庚帖去拜见定北侯府的老太太了。

也不知道母亲是去干什么了。

宜宁见完一茬管事才算完,大年三十的那天因皇上刚逝世了,是国丧,府里也没有太热闹了。魏凌还在公里走不开。宜宁跟魏老太太吃了顿饭,庭哥儿赖着魏老太太说话,魏老太太高兴地赏了他个大红包。

等回了东园庭哥儿才撒丫子跑到了罗汉床上,把今天得的好几个红包拆开,给他的红包包的都是金豆子银裸子,魏老太太给他封的是几张二十两的银票。宜宁一看便知道也有二百多两了,叫佟妈妈拿了小匣子好好地给他存起来。在魏老太太那里不好玩,回到宜宁这里,桌上摆满了干果蜜饯的,两姐弟吃了好多。庭哥儿想要放炮仗,但今年却是不许的,看他一脸的不高兴,宜宁就让拿了金箔纸出来,剪了些小人逗他玩。

小孩守岁都是说得热闹,不多时庭哥儿就在她怀里睡着了。宜宁也打了几个哈欠,还想着等魏凌回来,强忍着没睡着。

魏凌刚和陆嘉学料理了大皇子的余孽,太子又亲自给淑贵妃赐了毒酒送她上路,淑贵妃哭着不肯,还是让太监给灌下去的。总算是把事情料理完了赶回家。到了宜宁那里,就看到女孩儿靠着迎枕在打瞌睡,庭哥儿已经让佟妈妈轻手轻脚地抱下去了。

想到这几天她一个小姑娘管着偌大的一个府,魏凌觉得有些心疼。走到她身边时她却已经醒了,被动静给惊醒了,抬头问珍珠:“守岁的时辰过了吗?”

过了她就可以去睡了。

魏凌摸了摸她的头,笑了一声说:“还没有过呢。”

宜宁才看到是魏凌回来了,听他说还没有吃饭,让人送了碗酒酿过来。她问魏凌:“我听说太子过了年便要登基了?”

朝廷变迁,内宅的太太小姐也不是完全不知道的。魏凌不疑有他,跟宜宁说:“是过了年登基,正好改了年号至德。”天下无主就乱,自然是越快登基越好,魏凌接着又说,“登基的日子都选好了,今年的春闱恐怕都要提前了。”

登基本来是要开恩科的,正好碰上今年春闱,几个阁老一商议干脆提前了一个多月。

宜宁听了一怔,那明日起来之后就是至德元年了。

三哥是至德元年的探花,至德四年就做到了吏部侍郎,次辅徐恭对之提拔有加。那岂不是很快就能看到三哥名满天下了?

魏凌陪女孩儿守了岁,才回去歇息了。

宜宁却没有睡。想了想让松枝挑了灯,她提笔给三哥写信道:“……春闱将至,盼你得了好名头。不知母亲如何?未曾接到你来信,我得的是弟弟还是妹妹?焦急欲知。”想了想又加了句,“二十又一,你该说亲了。可相中哪家的姑娘了?”

这封信宜宁让下人送去保定,却到了魏凌的手上。他看了信之后想了想,跟传信的人说:“以后不必再拦罗家的信了。”把宜宁刚写的信递给传信人,“不送去保定,送到侍读学士孙大人的府上吧。”

送信人拿了信下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解释:

女孩儿这个说法,出自《金瓶梅》,我考证之后觉得这是明朝称呼自家姑娘的叫法。武大郎曾叫过他前妻留下来的女儿为‘女孩儿’。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返回顶部
本站推荐
风从脚下过专心养儿一百年李湘女儿火了:真正的贵族教育,从不忽略这一点走向混沌沧海浮生奥巴马凭什么赢原来,这就叫“精神长相”你的选择,决定了你的生活品质地久天长蓝公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