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返回上一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6章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这边的动静却终于惊动了前院,英国公府的护卫马上就动了起来。魏凌站在花厅外低声问:“内院如何了?”

“还不知道……好像没丢东西。但是不知道贼人究竟在哪儿……”

今天府里有亲事,送进内院的贺礼、鸡鸭鱼肉本来就多,趁乱让人混进去很有可能。加上后院的守备不如前院……魏凌的脸色相当的难看,怎么这时候出岔子!这些狗胆包天的,当他英国公魏凌是吃干饭的不成。魏凌冷声道:“立刻拿我的腰牌,去神机营带兵来。”

罗慎远正被众人围拥着,有人在他耳边低语几句之后,他放下应酬朝英国公走过来。喜庆突然就被人仓促打断,他脸上的笑容全无,身上大红的吉服衬得他越发高大。

他走到魏凌身边道:“岳父大人先不急。宜宁她们可在内院里?守卫如何?”

魏凌吐了口气说:“她在内院里,内院有三队护院巡视。”但内院是女眷的住处,这些护院近了也不方便,只在外面巡逻罢了。

“不能立刻派人进去。”罗慎远说,“就算守卫松懈,能混进去也绝不是劫匪。要是亡命之徒,身上本来就有背着命案,逼急了他们什么都做得出来。”他在大理寺的时候看多了这些人,杀几个人之后也就不在乎杀不杀了。

女婿平时不声不响的,但是论起心眼来,几个魏凌都比不过一个罗慎远。魏凌自然是信他的:“那这该如何是好?不如我带兵把英国公府围住?”

罗慎远摇头不语,突然说:“此事古怪,为了钱财不至于丢性命。你府上可有什么机密的东西,关系哪位大人生死的?”

否则又怎么会偷偷溜进内院去。

魏凌摇头表示没有,突然似乎想起了什么,眉头一皱:“你这么一说起来,陆嘉学刚从山西回来……还给宜宁送了几箱的添箱礼。我觉得他是有点古怪。会不会这些人是冲他来的?”

“他来多久了?”

“该有半个时辰了。”

罗慎远听了脸色不太好:“我派人去了五城兵马司,但恐怕来不及了。岳父大人,你的护卫能否借我一用?”

魏凌连忙叫了沈越过来,他也跟上了女婿。罗慎远就沉着脸往内院走,身上还穿着喜庆的吉服。

外头的人看到新郎官出来了,后面还跟着英国公,觉得有些奇怪。

内部被栓子栓住的垂花门猛地被撞开,一群人顿时涌了进去。罗慎远在后面背手走进去道:“现在就搜,只要是生人,立刻抓过来。”

护卫顿时四下散开,府里一片喧哗,都不明白是这是怎么了。魏凌皱了皱眉,刚才不是还说不能打草惊蛇,怎么这下闹得动静如此大:“慎远,你这又是做什么?若是闹起来……”

“他们是有目的而来,不是为了英国公府,所以不会轻举妄动。”罗慎远看了岳父一眼,毕竟不是每个武将都像陆嘉学那样诡计多端的。“但是再不找他们出来,一会儿就真要出事了。”

搜罗不过一会儿,魏凌派出去请的神机营便过来了。

他管神机营,来的都是精锐,带着长枪和统炮,将英国公府外面团团围住,气势浩大。这边由进了一队到内院,由魏凌指挥着。老太太等人都先簇拥去了外院安置,宾客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顿时有点慌乱。好在来的是神机营,不然看着架势,还要以为英国公府被抄家了。

罗慎远和魏凌刚要往中堂去。就有人匆匆地走过来,满头大汗,在魏凌和罗慎远面前行了礼。

“国公爷,姑爷,小姐放嫁妆那里打起来了。都督大人送给小姐的添箱有问题……您快去看看吧!”

*

那些人还在缠斗,但随即就有更多的人加入了其中。另一派的人顿时就处于下风了。

宜宁看了一眼那箱子,问道:“里面是尸首?”

陆嘉学摇了摇头。

他说:“尸首不对,应该说是人头。”

宜宁想问是谁的人头,你居然放在我的添箱礼里,是要我抬去罗家吗?想了想还是别问了。陆嘉学跟她并不算熟,知道得多了并不好。

陆嘉学带着宜宁去了中堂坐下,他不说话喝着茶,也不理会宜宁,外头艳阳高照的。有个穿着程子衣的人走进来道:“……抓了六个,其他几个见状不妙,趁乱跑逃跑了。”

“追吧。”陆嘉学只是说,那人又出去了。

宜宁没有茶喝,刚才在外面晒得厉害,有点口干。但是外头现在有点乱,她觉得还是在陆嘉学身边最安全,不要乱跑了。她看着外头的太阳,心想不知道魏凌知道后院的事没有,有一搭没一搭的担心着。

这场意外的确打断了她的亲事,不然这时候已经要出嫁了。

陆嘉学看了看她,也不知道她乱跑什么,都是要成亲的人了。要不是他顺手救了她,这时候还真是刀下鬼。

他本来是想让程琅娶魏宜宁的,结果居然成了罗慎远。

屋子里张灯结彩,大红绸子就挂在屋檐下。那个沉默看着隔扇外阳光的少女一身的大红吉服,已经偏西的太阳带着淡淡橘色,照着她手腕上的金镯子。华贵而又庄重,唯有新娘子的发髻不太适合她,越发显得她面容清嫩了。

成亲这么热闹,总是让他想起他当年成亲的时候。

陆嘉学这一生只成过一次亲。

其实没有这么大的场面,那个时候他只是个不出众的庶子,手头不宽裕。能置办的都置办了,但是他把她娶进门的时候,却很雀跃和高兴,她肯定是不知道的。揭开盖头的时候她抬起头打量他,他就洋溢不住地微笑。

现在的他位高权重,拥有了一切东西,财富,权势,地位,能给她任何东西。

但是那个人却已经不在了。

陆嘉学沉沉地闭上眼,外面太阳的光快要收拢起来了。

宜宁觉得这种气氛实在是诡异,也没有进来说话的,天色渐渐黑下来,快要耽误时辰了。

她朝外走去,想到外面喊个小厮去看看,却听到背后那个人突然开口说:“她也叫宜宁。”

她的心顿时猛地一跳,连怎么反应都忘了。手抓着门框渐渐的泛白,抓得指甲生疼。

那种说不清究竟是愤怒还是悲哀的情绪不停地翻腾。陆嘉学经历过这么多的暴乱和战争,大风大浪,如今他站在权力的顶端肆意别人的生死,居然还记得当年侯府里,他是个普通庶子的时候娶过的妻子。

为什么要突然提起?

宜宁让自己的语气尽量的非常平淡:“义父在说什么,我不太明白。”

陆嘉学只是突然想说而已,也许真的是黑夜太过岑寂,记忆却越发的清晰。费尽辛苦得来人,万般疼爱的人就这么没有了。曾经的愤怒和绝望,恨不得毁灭一切的情绪,现在也不过是傍晚余晖里一句简单而平淡的陈述。

“你不用明白。”他平淡地说,“现在应该已经差不多了,去把你父亲叫进来吧。”

宜宁望着傍晚的太阳,她回头看着他。

浓烈的金光里,屋子里的黑影笼着他的半边侧脸,那个曾经笑容满面的人一脸的严峻冷漠。

“好。”宜宁答道,随后她就跨出了房门。

她准备去叫个小厮去请父亲过来,但靠着廊柱,又静了很久。

直到有个声音淡淡地叫她:“宜宁。”

宜宁回过头,看到穿着大红吉服的罗慎远从抄手游廊上走过来,他的步子很大,高大的身影镀着夕阳的金光,身后跟着他的是神机营的人。

宜宁瞬间有些恍惚,这个人的身影和另一个笑容满面的人重叠。但他没有笑,吉服甚至有几分肃杀的味道。

他背手走到宜宁面前,然后捏住了她的手,打量了她没有大碍,似乎松了口气道:“我叫人送你回东院去。你休息一下就要上花轿了,不要误了吉时。”

宜宁还关心刚才那些贼人:“三哥,那些人抓到了吗?”

“抓到了,还在审问。”罗慎远道,“快回去了吧。未成亲之前,你不得见我的。”

“陆都督送来的嫁妆里面……是人头。”宜宁临走之前跟罗慎远说,“我猜他至少杀了个副指挥使,否则不会把人头运回来。你要告诉父亲一声。”

“我都知道。”他摸了摸宜宁的头,声音柔和了一些,“你是新娘子,要出嫁了。这些事有人去管的,快回去吧。”

宜宁听得突然鼻子发酸。这才跟着神机营的人往东院去。

魏老太太等人见她无事才放下心来。见宜宁的妆有点淡了,又忙叫人给她补了妆。这才戴上了一整套的头面,由全福人定北侯夫人给她插了金簪,正式地着了大状。

府里又敲锣打鼓的重新热闹起来,前来道贺的宾客只知道是出了点事,却不知道究竟是什么。

魏凌带着神机营的人把那些人围堵下来,都捆了扔进柴房里。这时候也没有时间去问陆嘉学他究竟杀了谁,这伙人究竟是来干什么的。毕竟已经到了吉时了,魏凌站到了前厅,等着全福人和傧相扶着女儿过来向他辞别。

宜宁跪下向他和外祖母磕了头,瞧着大家都看她,她抿嘴笑了笑。

刚才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了,还要启程去府学胡同,否则赶不上拜堂了。

魏凌目光闪动,上前一步把女儿扶起来,竟不知道要说什么是好。还是魏老太太接过宜宁的手,笑眯眯地说了一些吉祥的话,叫程琅过来背她上花轿。

宜宁最后回头看,魏凌、魏老太太都在看着她。连赵明珠都站在祖母身边对她微笑。庭哥儿被佟妈妈牵着,看着她的目光不舍又可怜兮兮的。

他没有母亲没有兄长,从小就孤独得很。赵明珠又不是他的亲姐姐,宜宁照顾了他一年,好不容易有了些依恋,现在她就要出嫁了。

她嫁出去之后还可以回来,但却已经是别人家的媳妇了。

宜宁摸了摸庭哥儿的头,他把头仰得高高的不说话。

全福人给她盖了盖头。

宜宁就什么都看不见了。随着红色晃动,她感觉到自己在一片坚实的背上,他步履平稳地背着她。

轿夫压轿,宜宁抱着宝瓶坐进了花轿里。那个送她进来的人突然轻轻握了她的手,然后放开了。随后轿子被抬了起来。

她深吸一口气,慢慢放松了坐正。

宜宁记得从玉井胡同到府学胡同要走三个路口,有个路口上的羊肉汤很出名,闻着就知道到哪儿了。

半个时辰的路不算太久,可能是因为心情忐忑,总觉得非常的漫长。轿子上吊的羊角琉璃灯灯光透进来,一片暗暗的红色。

好久之后她才听到了一片喧哗声,相对于那边的离别情绪,这边要热闹得多。连唢呐声都要欢快一些,很多人,还有小孩的笑闹声,鞭炮声。她被人扶着,听到全福人指挥她跨马鞍、跨火盆。或者提醒她小心门槛。

府学胡同的宅院她还没有来过。

宜宁跨进了正堂,盖头下面什么都看不到。只听到礼生在唱礼,她随着唱礼对拜,起身的时候不小心晃了一下,他立刻就要伸手来扶她,她却自己就站稳了。那人顿了顿,就把手缩了回去。

宜宁被簇拥着进了洞房里,屋子里应该热热闹闹的都是人。她听到全福人定北侯夫人笑眯眯地说:“新郎官要挑盖头了。”

有几个夫人太太起哄:“挑盖头,看新娘好不好看!”

早就见过了,有什么好不好看的,宜宁暗想着。但这时候却又局促了起来,她分明听到外面静了一下,然后喜秤的秤杆伸了进来,盖头就被挑开了。

她猛的就看到了他,别人都是满脸的笑容。他嘴角微微一抿就算是笑过了,但却盯着她一直看。

“新娘子好看呀!”几个太太捂着嘴笑说。后面半句就没说了,只是还小了些,恐怕还没有及笄呢。

这新任工部侍郎娶了个年纪这么小的,有的苦吃。

宜宁才看到周围的人,林海如站在全福人旁边,还有许久没有见过的罗宜秀和罗宜玉,两人都是妇人打扮了。大伯母陈氏站在罗宜秀身边,还有两个脸生娇美的年轻妇人宜宁没见过,应该是罗怀远和罗山远的妻子。别的太太、夫人们她就更不认识了。

但这并不影响成亲的热闹,罗慎远缓步走到她身边来站定。由全福人唱喜庆的词撒帐,床上顿时满是桂圆花生等干果,还有一枚铜钱落到了宜宁的衣襟里。就有个太太说:“新娘子日后要管家里的钱呀!”

这是什么习俗?宜宁有点傻眼,看向罗慎远,他则含笑点头说:“她想管便管吧。”

虽然他对于宜宁管钱的手段有点怀疑,小时候她连自己嫁妆都懒得管。

很快有童子端了合卺酒上来。宜宁就被一个穿着遍地金通袖的太太拉起来。

她看到三哥从大红漆方盘里端起酒,向她伸过来。宜宁到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她要和罗慎远和合卺酒了……她把酒端在手里,缠过他的手臂,感觉到他的手臂要比自己粗很多的。宜宁看到他仰头就喝下去了,面不改色。她不会喝酒,饮了一小口就被呛到了,觉得从喉咙辣到肚子里,然后满面通红地咳嗽。

几个太太笑着来拍她的背,还特地给她倒了薄薄的一层,给罗慎远的却是满的。

定北侯夫人随后含笑念到,“美禄天赐贺新人,此夜一醉一销魂。夫妻恩爱同白首,和乐美满共晨昏。”

宜宁默默地想好一首打油诗啊,她的杯子里还剩一些酒。“这是要喝完的。”男方的全福人笑眯眯地说。

宜宁听了正要举杯,却一时不注意,被他从手中拿了过去。

他的酒量很好,喝多少也是面不改色,一饮便完。

“好了,你不用喝了。”罗慎远把酒杯放在大红漆方盘上。

她低声道一句谢谢。随后热热闹闹的闹洞房就结束了,太太夫人们都退了出去。

罗慎远停顿片刻,轻声跟她说:“我一会儿就回来。”

宜宁点头笑了笑:“你去就是了。”她坐回了床上,看到隔扇被他合拢,高大的身影不见了,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屋子里静静的,龙凤红烛在烧。大红的锦被,绣的是鸳鸯戏水,幔帐垂落在地上,用的是大红提花纹。屋子里新的红木嵌象牙拣妆台上还封着双喜字。

宜宁看到身上大红的吉服,又想到他结实的手臂,只觉得每一刻的等待都很忐忑。

她根本不知道如何在新婚之夜面对他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返回顶部
本站推荐
风从脚下过专心养儿一百年李湘女儿火了:真正的贵族教育,从不忽略这一点走向混沌沧海浮生奥巴马凭什么赢原来,这就叫“精神长相”你的选择,决定了你的生活品质地久天长蓝公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