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致谢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书籍目录




在写作本书过程中,我得到了许多人的支持、帮助和鼓励,很高兴能有机会在此对他们表示感谢。

以色列第一所博雅学院沙勒姆学院是理想的工作场所。正是在学院许多教职员工的帮助下,本书才得以完成。感谢丹尼尔·波利萨尔、塞思·戈尔茨坦和伊多·赫维罗尼,在我们一起建立这所学院的过程中能够理解我抽出大量时间写书。

我很难想到有谁能像丹一样支持同事的工作。丹仔细阅读了本书书稿,修改了许多细节,就本书的语调和涵盖内容提出了宝贵建议,纠正了多处错误。他在这个项目上投入的时间和从一开始给予我的鼓励令我感动。丹知识面广,能力强,还乐于助人,这也是沙勒姆学院的人都敬重他的原因。

感谢在我写书期间担任沙勒姆学院董事会主席的尤迪·列维、大卫·梅塞尔和亚伊尔·沙米尔以及董事会成员,感谢他们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理解和鼓励。

没有几位朋友无私的资助,本书也无法写成。保罗·E.辛格基金会的特里·卡塞尔和保罗·辛格最早开始支持这一项目,他们的慷慨解囊让这本书得以出版。雅各布森家族基金会的乔纳森·雅各布森和乔安娜·雅各布森也给予了我一笔资助。罗伯特·赫尔特拉比和弗吉尼亚·拜耳资助过我之前出版的书,他们也同意负担本书的费用。感谢他们的友情资助。几年前,我有幸成为沙勒姆学院的科勒特研究员,感谢科勒特基金会的资助和安妮塔·弗里德曼和杰弗里·法伯对我的赏识。

许多朋友、同事、学者和家人帮我搜索文献,并提供了我本来无法找到的材料。在这方面,我要感谢丽娜·巴丁、梅纳赫姆·本·萨森、马克·布雷特勒、塞尔吉奥·德拉佩戈拉、埃琳娜·戈迪斯、巴里·莱文菲尔德、萨曼莎·马戈利斯、大卫·马特洛、马修·米勒、本尼·莫里斯、法尼娅·奥兹·萨尔茨伯格、利·萨纳、安妮塔·沙皮拉、阿里埃勒·谢特里特、约西·西格尔、肯·斯特恩、纳瓦·温克勒、雅各·赖特。大卫·布鲁默尔也在团队中工作了几个月时间,感谢他为这项研究做出的贡献。阿里·霍夫曼在哈佛大学读博期间,抽出了几乎一个夏天的时间研读书稿,感谢他的建议和意见。感谢以色列国家档案馆首席档案员雅科夫·罗佐维克和犹太复国主义中央档案馆的盖伊·贾摩为我提供的帮助。

在写作过程中,以色列几位思想领袖接受了我的采访,他们深刻的见解丰富了本书内容。在这方面,我要感谢露丝·卡尔德龙、米卡·古德曼、丹尼尔·哈特曼、阿维·卡茨曼、约西·克莱因·哈勒维和索尔·辛格。

一些家人和朋友也读过后期书稿,提出了极具建设性的意见,大大提高了终稿的质量。马丁·克雷默和塞思·戈尔茨坦分别在不同阶段读到书稿,并对书稿仔细标注,提出了许多宝贵建议。部分朋友和同事也是如此,在这方面,我要感谢丹尼尔·邦纳、约拿单·戈迪斯、约西·克莱因·哈勒维、乔·雅各布森、特里·卡塞尔、塞思·卡拉曼、杰·莱夫科维茨、杰弗里·斯沃茨、伊兰·特洛恩和丽萨·沃勒克。卡洛琳·赫塞尔是犹太图书业的传奇人物,多年来她是我的导师和好友,总能给我带来很多写作的灵感。她也多次阅读本书书稿,感谢她对此书提出的诸多建议和长期以来对我的鼓励。

上述读者有些人很不赞同本书的语调。虽然有的人认为本书立场没什么问题,但有的人认为我在一些地方对以色列的批评过于严厉,也有人认为我在某些应该更严厉批判的地方对以色列过于“宽容”。这类书都有这种问题,研究以色列的方法或语调不可能让每个人都满意。本书最终反映的是我对以色列的看法和我对这个复杂国家的解读。

但我还是在上述读者和朋友建议的基础上改进了本书语调,使之更细致入微。感谢他们的付出、智慧和诚恳。当然,本书在语调和内容上还存在的不足或错误,都由我负责。

二十多年来,我一直保持着同出版经纪人理查德·派恩的合作关系,让我心存感激的,不仅是他的专业精神和我俩的友谊,还包括二十多年来他为我提供的睿智建议。感谢哈珀柯林斯出版社旗下Ecco出版社整个团队出色完成这项工作。感谢我的编辑艾玛·加纳斯基和副发行人米丽亚姆·帕克在编辑文稿、图片和地图中付出的辛劳。本书的地图实用而美观,这都是乔·勒莫尼耶的功劳。感谢高级设计经理Suet Chong对本书封面的设计和对地图与图片的排版。感谢劳里·麦基对本书细心的编排。

许多年前,我和艾莉舍瓦在科罗拉多州山顶有幸结识了大卫·柴科夫和艾伦·柴科夫夫妇。此后我们成为家人一样亲近的朋友。我们好几个夏天来到他们家度假,暂时逃离在以色列生活的压力。本书开篇就是在他们家湖边优美的房子里写的,他们让我感觉像在自己家一样自在。大卫的母亲巴伊拉是多伦多著名的教育家,特别热爱以色列,我们在那几个夏天聊天时,她经常会谈起对以色列早年岁月的怀念。我在本书扉页提到她的名字,以表达我对整个柴科夫家族的感谢。

我一刻也没有忘记刚到耶路撒冷时平夏斯·罗佐维克和桑迪·罗佐维克对我们家的帮助。不管多少年过去,都不会影响我们对他们家的感激之情。

书中希伯来圣经的译文参考的是《塔纳赫:基于希伯来语文本的犹太出版协会新译本》,但我经常对引文有所修改。

从这个项目一开始,我便有幸拥有两位出色的研究助理,蕾切尔·格林斯潘和阿莉·梅尔·费厄斯坦。在写作本书的第二年,蕾切尔成为主要研究员。她到耶路撒冷市政府工作后,阿莉接手。为了完成本书,她连续工作了好几个月,完成了大量工作。她们俩都勤劳而聪明,富有责任感,写作出色。

蕾切尔和阿莉协助拟定了本书结构,做了大量编辑工作,包括制作参考文献、注释,获取图片使用权等。我们三人有许多共同点,我们都在美国东海岸长大和接受教育,然后都选择移民以色列。但我们也存在很多差异,我们的政治观点和对宗教的亲近程度不尽相同,这决定了我们对书中提到的事件和时代拥有不同的立场。在将近两年时间里,我们在一起切磋,为自己的立场辩护,并不断锤炼对方的观点。本书每一页都能体现蕾切尔和阿莉的智慧和道德影响,我不但对她们的贡献表示感激,也很怀念和她们一起工作的快乐时光。

写作本书期间,我的家庭悲欣交集。开始不久,我父亲就病倒了,几个月后离开人世。在这悲痛的一年,艾莉舍瓦和孩子们非常支持我的工作,感谢他们对我和我父亲不离不弃的爱和照顾。多年来,为了让我们的孩子(塔利亚、阿维夏伊、阿维和米卡)明白如何按照自己的原则和信仰生活,艾莉舍瓦下定决心带领全家来以色列生活。我相信孩子们已经明白了母亲的良苦用心,为拥有这样一位伟大的母亲而感到幸福。后来艾莉舍瓦又开始负责照顾我的母亲,再次为孩子们树立了无私奉献的榜样。

艾莉舍瓦对以色列及其历史非常熟悉,她的许多见解充实了本书内容。她还是才华横溢的编辑,注重细节和文体,及时纠正了书中不少错误。在许多人帮我审稿后,她还能提出很多明智的建议,让书中无数章节得以改进。对于她所做的一切,我无法用语言表达,我对她的爱同样如此。

父亲离开人世前一周,他有幸看到自己第一个重孙女的出生,本书就是献给她的。写书的过程也是艾拉探索这个陌生世界的过程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