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十二章 既武何灵兮(8)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书籍目录




同样是保太子何,肥义与公子成、李兑的出发点并不相同。肥义出于对赵武灵王的忠诚,而公子成和李兑出于对利益的追求。这就造成了所用的手段也不一样,肥义的做法是慷慨赴难,舍生取义。公子成和李兑的做法是以暴力对抗暴力,以阴谋反击阴谋。在道义面前,利益会感到羞耻,但最后获胜的还是利益。政治斗争中,利益无往而不胜,人们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往往无所不用其极。能拐就拐,能诓就诓,该诈就诈,该抢就抢。这几乎成为一条铁律,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利益竞争之残酷使人类心灵中的一切美好事物都沦为牺牲品。肥义的忠诚也只是开了个头,接下来遭受失败的是赵武灵王的父爱。高尚者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哈姆雷特的悲剧就是由于身处险恶环境,而心中又充满了太多的爱。他信誓旦旦要杀死杀父夺母的仇人,可看到仇人在祈祷的时候又不忍心下手,丧失了大好机会。

肥义用死亡保住了太子何的性命,使田不礼和太子章“擒贼先擒王”的计划破产。太子何身边的警卫人员与田不礼和太子章的恐怖分子展开激战。公子成和李兑调动沙丘附近四邑的驻军展开反攻,消灭了田不礼和太子章的作乱分子,田不礼被当场杀死。太子章只身逃往赵武灵王居住的沙丘宫。

当失魂落魄的太子章来到沙丘宫门前,感人的一幕上演了。父亲舐犊情深收留了儿子,尽管儿子曾经残酷地要将兄弟杀死。赵武灵王还想依靠自己的威望救下太子章,即使是处罚太子章,也不会是处死。赵武灵王用意是良好的,但再次低估了人心的险恶。

公子成和李兑率领军队追踪至沙丘宫门前时,发现太子章已经被赵武灵王保护起来,两人率军围住沙丘宫向赵武灵王讨要太子章。后来太子章还是死掉了。具体过程人们不得而知,依理推测起来不外乎三种情况:一、太子章不想让老父亲为难自杀,二、赵武灵王为了活命将太子章杀死,三、公子成和李兑的党徒冲进沙丘宫将太子章杀死。第一种死法最感人,第三种死法最现实,第二种死法最不可接受。但无论如何太子章死了。

太子章死后,公子成和李兑已经丧失了继续包围沙丘宫的正当理由,但是如果放出赵武灵王,公子成和李兑就得承受逼死太子章的罪责,两人商量再三,最后利益法则再次占据上风。关键时刻,一赢全赢,一输全输,所导致的结果是要么不做,要么做绝。国君的威望也抵挡不住人们对利益法则的崇拜。两人决心继续包围沙丘宫,直至赵武灵王死去。但问题是赵武灵王戎马一生,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看起来远不像近期能死亡的样子。如果冲进去直接杀死赵武灵王,又会背上弑君的恶名,给以后当权造成困难,最后公子成和李兑决定采用了一种阴损的做法:将赵武灵王活活饿死。

宫里还有不少厨师、侍者、马夫、环卫等后勤人员,这些人的存在会延长赵武灵王从饿到死的时间。于是公子成和李兑传下命令:先出来的有赏,后出来的全家死光。后勤人员纷纷走出,沙丘宫中只剩下赵武灵王一个人,偌大的宫殿冷冷清清。赵武灵王带领着他的影子为寻找食物仓皇四顾。

赵武灵王出生在富贵之家,对于食物向来是予取予求,毫不吝惜,在饥肠辘辘的时候,才发现食物的宝贵。赵武灵王不懂如何量入为出,合理安排消费,只能够坐吃山空,竭泽而渔,疯狂地搜寻一切能够捕获到的生物。吃完存粮之后吃动物,什么耗子、长虫、麻雀都不放过,吃完动物吃植物,什么树皮、草根一律下肚,三个月之后,赵武灵王终于像李兑和公子成希望的那样,干干净净地离开了人世,身上没有受伤的痕迹,腹内没有食物,也没有杂物。

一代英主竟被活活饿死!

“武灵”是后人给赵武灵王下的谥号,“武”象征着武功卓越,“灵”意味着灵动怪异。“灵”是赵武灵王一生的关键词,灵是功勋开始的地方,也是祸乱衍生的源泉。当“灵”和理智相结合,意味着神来之笔,当“灵”和感情相纠缠,竟引出了萧墙之祸。赵武灵王的个人悲剧再次告诉人们:权力斗争不相信眼泪。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书籍目录